钟山清风
钟山清风
当前位置:首页 > 雨花石
谁的心中都要有一份“坚守”
来源:   更新时间:2016-03-10  

  近日,看中央电视台《中国文艺·向经典致敬》,著名歌唱家才旦卓玛,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在留上海还是回西藏上,面临着人生的重要选择。在北京,周恩来总理亲自接见她时说,你还是回西藏去,那是你生活的高地,离开了那片土地,你的歌就没有酥油茶和糌粑的味道了。“好,我回去!”从此,她就在拉萨安了家。有人问:“你就再没想过来北京或上海?”才旦卓玛无可置疑地回答:“没有,周总理叫我回去,我就再也没有想过回来!”这就是坚守,对当年的追求、对自己的选择、对自己的抱负、包括对自己的承诺。 

  信任需要回馈。一诺千金,对他人是诚信,对自己是守信。答应过的,就要说到做到,哪怕遇到再多的周折,哪怕条件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哪怕自己有再多的改变初衷的理由,也坚定不移。而到了你可以向人生致敬时,则能简单、平静、心安地说,不因言而无信而后悔,没有食言,亦没有愧对。 

  在心底封存的往往总是最珍贵的。19877月,蒋经国宣布对张学良“解禁”, 孤居美国的于凤至。从报上看到消息后,她立即给张学良写信,希望有生之年再见一面。深情款款,不能自已,嘱愿切切,只盼归鸿。信发出后,每天邮差送报,她就会问“有没有来信”,甚或叫陪佣去邮局查询,以防遗失。当收到张学良的复信时,等不及拿来拆信刀,而迫不及待地用颤抖的手将信封打开。无论时光如何流逝,岁月如何变迁,繁华如何轮转,她总是记住张学良对她说过的“我们永远是我们!”这分明是坚守的一种相信,一个期望,一份挚情。 

  有人说一个人一生最大的获得感是金钱,有人说一个人一生最大的获得感是权势,也有人说一个人一生最大的获得感是感情。如果回顾一生在心灵的深海里没有属于自己感情的一滴水,那是多么空洞、苍白和无奈。感情是一个最单纯又最复杂、最坚强又最脆弱、最稳定又最容易受到冲击的元素。也可能不得朝朝暮暮执子之手,也可能会海天旷隔相期此生,但只要在心底珍藏,再大的风雨和激流也无以摧毁。有坚守就会有期待,有期待就会有守望。你可以不告诉别人,因为真正懂的只有你自己,而正是在这种隐隐的惆怅中,你独享着别人无法感知的“千千结”! 

  敬一丹从央视退休了,她和高校学生交流时说,“这么多年,我栏目不换,老公不换,车也不换,可能骨子里我就是一个不寻求变化的人。”加盟《焦点访谈》前,制片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现在办一个栏目,舆论监管性的,每天《新闻联播》之后黄金时间播出。”这个短短的电话,让她感到兴奋和意外,而决然参加,一干就是19年,直至退休。用她的话说,“一个节目就像一个婴儿,接过来就不能‘撒手’”。一个“带着刺痛”的节目,天天播出,这是什么力度,这是什么坚守,是果敢、是责任、是担当。 

  就一个人而言,赶上时代,赶上机遇,赶上得到重任在肩,这是幸运,千万不能不珍惜,不坚持,动辄放弃。创业容易,守业难,守什么,怎么守,守到什么时候,到了一定的时候,该怎样继续坚持下去?坚守发展到一定的层面就是捍卫。如果一个人一生什么捍卫都没有,即使你满口新词,天天创新,又是做的什么?如今,各种信息大潮奔涌,价值理念纷至沓来,如果总是朝秦暮楚,躁动不安,心神不定,又能做成什么?而有了坚守,即便身处车水马龙,也能把那些喧嚣挡在心灵的门外。 

  坚守的一定是你认为有意义的,愿意把整个人都投入进去的事。在我们身边,每个人可能都有心中的一份坚守。不只是名人,那些普通的平凡的人,坚守的可能就是一片林、一分地、一条路,他们说的做的,可能不是那么“高大上”,没有那么“思想丰富”,也不在万人瞩目的舞台和平台上,更不会因为他们的言行而引发社会的变迁,但定然在润物无声中影响着这个社会。坚守理想,坚守信念,坚守善良,坚守朴实……每一种坚守都是做人的品格,造就各自的人格特质 

  (原载2016112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文苑》  作者:完颜平)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