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钟山清风
当前位置:首页 > 雨花石
在车上
来源:   更新时间:2016-03-10  

  春暖花开,我和妻子一起坐地铁去金牛湖。想过,人会多,但没想到会那么多,鸡鸣寺站上车后,车上几乎没了可供宽松插脚的地方。倒也想得通,“到哪儿不得挤?” 

  每个坐车的人可能都有不同的想法,到站后都会去忙自己的事情,但上车后却大多做着同样一件事,看手机。这样,从跨进车门,到下车,可能都不用认真地去看身边的人。也好,为什么要知道别人的故事,他正在做什么,和内心的秘密呢。 

  车厢里,到处都是以各种形式出现的广告,而我则被车厢壁上挂的“开心吧”视频吸引。搞笑的镜头一个连着一个,外国人真是幽默,不过大多一笑了之。但有一个镜头却是忘不了的:一对情侣,男的靠在一座桥的栏杆上,女的深情款款上前,想拥对方,不知是由于过于激动还是紧张,男的意想不到地出现一个呆仰、后翻,掉下桥去。女的急忙到桥边,看看男友是不是掉进正水流湍急的河中,是否还有生还的可能,而她看到的却是“桥下”有一个大大的气囊,男友正稳稳地陷躺在气囊中心。哈,原来是这样的。 

  到冯泰路转S8,平时,从泰山新村始发的车,到泰冯路时,车上的空位置还比较多,可能是假日的原因,没想到,车门一开,一群人蜂拥而进,以致一个30多岁的男人,挤坐在一位戴眼镜的中年妇女的腿上,相互较劲。僵持几秒后,男人退让,方式竟然是趁车门未关,愤然下车。 

  宁可坐下趟,不可无座位?其实,他选择坐哪趟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为什么如此看重“有个座位!” 

  车子启动后,广播照例播送本次车开往哪里,请给老弱病残孕让个座。然而,大多数人都在看手机,几乎没人应听。原来,看手机还有这个好处,自己可以舒舒服服、心安理得地坐在老弱病残孕专座上,哪怕前面正有一位老人站着,哪怕你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姑娘小伙,也无需汗颜,因“我正在看手机,什么也没看到。” 

  随着车身的晃动,我想起不久前看到的一个介绍,在有的国家乘地铁,假如谁用行李占座位,是要被罚款的。再看看周围,一屁股占两座位的有,用个手袋什么占座位的也有。当然,车上是有老弱病残孕专座标识的,可为什么有些人就没有“宁可站,也不能去那儿坐的习惯”呢!真想过去问问:“小伙子,你坐这个‘专座’,心里就真的什么感觉也没有吗?” 

  正在我心里暗暗指责占坐在老弱病残孕专座上的小伙有失文明时,一对年轻夫妇上了车。男的抱着不满一岁的孩子,此刻,车厢里没有一个空座位,也没有人主动谦让,他似乎也没“请谁让我坐”的意思。尽管他年轻,身体也很好,但抱孩子站着,不多一会儿,额上还是渗出了汗。正在这时,靠他站立的地方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主动站了起来,“你坐吧”,声音很轻。噢,看手机,余光是可以看到人的。抱孩子的男人坐下了,小伙子站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到一站,有人下车,又空了一个位置,抱孩子的男人赶紧喊他的妻子也坐了过来,并把孩子递了过去。 

  我以为,这时这个男人会站起来,还座给小伙子。但是没有,他先是看手机,而后是旁若无人地拨打手机,并在通话中朗声大笑,好像给他让座的小伙子,压根就不在他的面前站着,甚或潜意识里就忘记了自己的座位是小伙子看他抱着孩子而让给他的。这个场面和视频的画面,形成鲜明对照。原来“搞笑”的,是策划导演的,而真实的,却是“本性”的。这种“本性”显得让你那么无奈。 

  此刻,我又看了一眼坐在老弱病残孕专座上的那个仍在看手机的小伙子,心想,怎么肯定,他之前,不是如刚才这位学生小伙一样有过让座的经历。甚或换成我,会不会也一样地麻木。 

    人生就像一辆始发的车,行程中,好事都记下了,是不是做了别人看着不舒服的事,自己还没有察觉。

    (原载于《南京日报·雨花石》 作者:完颜平)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