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钟山清风
当前位置:首页 > 勤廉风采

他对这片土地爱不够

来源:人民日报   更新时间:2018-01-23  

  在河北省石家庄西部太行山深处的井陉县洞阳坡,一块“万亩连翘生态栽培示范基地”的牌匾格外引人注目。牌匾是由河北省农业厅、河北省财政厅和河北省农林科学院联合竖立的,建设单位是井陉县洞阳坡生态经济园区,基地负责人叫吕日新。

  如今的洞阳坡,春看连翘花,满目黄金岭;秋赏黄栌叶,层林尽染红;炎夏无酷热,云雨罩山影;冬雪化阳坡,冷气凝雾凇。这里,河北洞阳坡省级森林公园正在建设,远客近友慕名而来。

  谁能想到,16年前,这里竟是“山高路陡人不留,守着大山人发愁”的省级特困村!“从无到绿”的变化,正是缘自吕日新的实干苦干加巧干。

  从下乡扶贫到辞职治山,要让山里人过上好日子 

  现年73岁的吕日新,早年毕业于第三军医大学,曾是一名医生,端着旱涝保收的“铁饭碗”,后转业到石家庄市卫生局。

  1986年,中共石家庄市委要求“党政军警民,大家来扶贫”。市里分配给卫生局的扶贫点是井陉县苍岩山镇的红土岩村。吕日新时任市卫生局副局长,局党组确定由他兼管这项工作。

  从1986年到1994年,老吕几乎用尽了8年里的星期天和节假日,在专家的指导下和村民们一起艰苦奋斗,共栽果树10万棵,完成了一批配套工程,红土岩村由此走上了林果致富之路。

  通过扶贫,他了解了山民,爱上了大山。1994年吕日新工作调整,不再兼管扶贫,但他在感情上再也割舍不下大山。因为他知道,有好林才能有好山,有好山才能有好水,有好水才能有好农,人们才有可能过上好日子。

  苍岩山镇洞阳坡村有7000亩山场,200多亩耕地,本世纪初常居人口只有80人,人们守着荒山发愁。2001年春天,吕日新辞去工作,和几位绿色志愿者一起承包了洞阳坡及邻村南芦庄的万亩荒山,创建了“井陉县洞阳坡生态经济园区”。

  上山开荒,条件艰苦。这里山高坡陡行路难,要走11里的山路才有公交车。干活回来一身汗,没有条件洗澡,常常连饭都不能按时吃。

  一年下来,老吕的体重减了20多斤。老乡们都心疼了:“刚来时白白净净的,现在和我们一样又黑又瘦,要多保重啊!”老吕笑呵呵地说:“大家都一样才好,咱们一起艰苦创业,能让山里人过上好日子,再苦也值!”

  开荒途中,有些志愿者退出了,但绿山富民的信念,让吕日新坚持了下来。

  既当愚公又做“智叟”,依靠科技创新绿化荒山 

  育苗、栽树、建桥、筑坝,做好哪件事都不容易。吕日新认为,在太行山开荒,既要当愚公,又要做“智叟”,依靠科学技术和自主创新“绿山”。

  洞阳坡都是岗坡山地,土地干旱贫瘠,选对树种是关键。在专家指导下,志愿者们确立了以木本药材连翘为主栽树种的规划,建设万亩连翘谷,探索连翘生态栽培模式。实践中他们还开发出连翘野生抚育技术,其中修剪和授粉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解决了连翘产量低的难题。不打农药、不用化肥、不用浇水的“三不管理”仿野生栽培技术,确保了连翘质量,节省成本,并且不破坏生态环境。“漫山遍野黄花开,昔日荒山遍地金。”小小连翘,撬动了绿化和扶贫的大盘子。

  选定了树种,还要解决运输问题。2001年,志愿者们培育了10万棵香椿苗,但定植区域南山被又深又宽的八里沟阻隔,连村干部都替他们发愁:即便全村男女老幼加上毛驴都帮着运苗,也需要3个月,到时候雨季早过了,树苗还能栽得成吗?老吕迎难而上,买来卷扬机、柴油机、钢丝绳,认真选址,很快就组织大家架好了一条500米长的索道,一天可以运苗过万,确保雨季造林按时完成。为保证运输,山里先后建了30多条索道,至今仍保留永久性索道16条。条条索道,给大山带来了无限生机。

  虽然物资可以“空运”,但人员想出山还得跨沟越涧,既费时又费力。受运苗索道启发,吕日新在2001年国庆节前组织村民架好一座长140米的钢丝绳桥,并请来专家评估安全性。有了桥,原来半个多小时的“翻山”路程,只需1分多钟。洞阳坡后来又架了6座桥,大大方便了山里山外的沟通。最初的桥至今已使用16年,状态良好。

  这些年来,洞阳坡栽了木本蔬菜香椿、木本药材连翘、木本油料椋子等100万株植物,园区造林面积达90%以上,2009年申报省级森林公园并获得成功,定名为“河北洞阳坡省级森林公园”。目前,洞阳坡山地种植的连翘进入丰产期,年产青翘30—50吨,给村民带来可观收入,预计未来产量可达100吨。

  眼看着山坡越来越绿,山里人越来越富,老吕的心头暖烘烘。

  好生态引来新“智囊”,为当地可持续发展注入活力 

  今年,吕日新创建的生态经济园区已满16岁。当年栽的树长高了,生态环境显著改善,村民的环保观念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在志愿者和专家的带领下,村民们干起育苗、种树、架桥的活来很娴熟,不少人还一专多能。大家充分认识到绿色发展的重要性,治山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都很高。有时外边的工程来本地招工,工资待遇比在这里高,但老吕团队的志愿者和村民们都是一口回绝:“赚钱多少不是最重要的,看着荒山变绿洲才有成就感呢!”

  随着工作和生活条件的改善,河北医科大学药学院在这里挂牌设立了教学科研实习基地;河北农大连续在这里安排本科生、研究生做课题;石家庄职业技术学院义务为公园做规划,还想把这里作为旅游系的实习基地。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参与,提升了这片土地的科技含量,也提供了持续发展的动力。

  最近,太行山麓平山至赞皇的高速公路要动工了,而且在洞阳坡村边有一个出口。这个好消息让老吕激动了好多天——道路竣工后,从省会石家庄到洞阳坡森林公园只有不到一小时车程。这样一来,森林公园的建设工程进展肯定能提速,生态环境的改善和旅游产业的发展将相辅相成,为当地经济注入“绿色活力”。

  对吕日新来说,扎根太行山是“来对了”。8年的扶贫经历,让他爱上大山,学会栽树,成了一名绿色志愿者。作为一名医生,老吕对中草药情有独钟,专业知识让他发现洞阳坡适合栽培连翘。作为曾经的军人,他养成了看地形的习惯,正好用来解读洞阳坡的万亩山场:这里原本就具备播绿的基础,只要人们稍加改造利用,环保、致富的梦想便会成真。

  大山里的人、山和树,已经陪伴了老吕10多年。他对这片土地爱不够,看不够。对吕日新来说,眼前这葱郁的树木,优美的环境,正是生命的扩展和延续。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下一篇:迎击帕金森病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