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卷轴
当前位置: 首页 > 卷轴 > 警示教育
在亲情掩饰的泥潭中陷落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更新时间:2020-09-02  

方庆建,1970年6月出生,199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原区委副书记、区长。曾任衢州市柯城区副区长,常山县委常委、副县长,衢州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党委书记、局长等职。2019年6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9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今年8月7日,因犯受贿罪,方庆建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对其犯罪所得赃款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细数方庆建的主要违纪违法事实,发生在党的十八大后的受贿次数高达90次;接受同一对象行贿次数多达20次、时间跨度长达16年。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他多次反省自问,自己为何在违纪违法道路上越滑越远,以致坠入深渊?他在忏悔书中分析是“轿夫湿鞋,不复顾惜”的心理作怪。

1 轿夫湿鞋,不复顾惜

“你当官需要跑、需要送、需要钱,我可以在这方面支持你。”方庆建的表哥吴某某信奉“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也常常在方庆建面前说这样的话。听得多了,方庆建也开始心动了。

2万、3万、5万、10万……正是因为有了这层“亲情”的“包装”,对吴某某所送的财物,方庆建从一开始的难为情、内疚和忐忑,渐渐变得习以为常、一一笑纳。

“方庆建收受的钱款,一半以上都是来自其表哥吴某某。”办案人员说。

事实上,虽然两人是亲戚关系,但在方庆建当上柯城区副区长之前,吴某某与他走得并不是很近。直到后来吴某某开始做生意,看到方庆建也逐渐当了领导,考虑到以后自己公司接业务需要他的帮忙,便有意识地跟他搞好关系。

2006年,做铝合金生意的吴某某找到方庆建,希望他能为自己在承接铝合金工程项目、生产安全事故处理上提供帮助,并送上了2万元现金。彼时的方庆建已步入区级领导岗位,这本该是他一展抱负的起点,却成为他腐化变质的第一个污点。

贪婪的种子自此在方庆建的心里生根发芽,并随着其职位的升迁,开始野蛮生长。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方庆建自述是“轿夫湿鞋,不复顾惜”的心理在作怪:“既然表哥的钱我都收了,别人的钱也就不用拒绝了。”

“收受钱款的行为持续长达数年之久,以购物卡和现金为主,少的有5000元,多的则有10万元,且名目繁多。”办案人员说,无论是下属请求其在职务晋升、岗位调整、工作录用方面给予照顾,还是私营企业主借着各种名义请他“特别关照”,方庆建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2012年,方庆建提任衢州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因手握行政监管权力,成了不少私营企业主“围猎”的对象。每年春节,方庆建都能收到不少“朋友”的拜年红包、节礼。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刘某某是其中之一,为感谢方庆建在违章处置、项目承接等事项上的鼎力支持,在16年间,陆续送给方庆建拜年红包12万元。

“我也知道他们看中的是我手中的权力,只要能把别人请托的事情办好,自己拿点好处也是理所当然的。”就这样,方庆建在一次次“围猎”中迷失了自我,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

2 人前装样子,人后搞特权

人前,方庆建讲起党风廉政建设头头是道,并且多年来以“正能量”为微信昵称,平均每天发布两条以上正能量原创文章,树立并巩固自己廉洁自律、积极进取的正面形象。大家也一度认为他是过得硬的。

背地里,他却把组织的信任当资本,特权思想和官本位意识日益凸显,大搞权钱交易,从只收熟人的钱到来者不拒,从照单全收到主动索要。

2014年,方庆建夫妻打算购买衢州市某小区房产,因一部分资金投入股市,便向吴某某开口借了50万元。在方庆建在场的情况下,当时吴某某就主动向方庆建妻子夏某提出,50万元送给他们了。夏某爽快收下后对其表示感谢。

然而,在交易完成的第二年,楼盘发生了降价销售的情况。夫妻二人觉得“吃亏”了,便向开发商索要补偿。夏某第一次向对方提补偿要求时,因为没有亮明方庆建的身份,对方并未答应她的要求。第二次去之前,夏某通过他人向开发商介绍了其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妻子的身份,开发商答应补偿他们2个车位和1个储藏间。为掩人耳目,方庆建提出将协议签署日期挪后一年。经价格认证,车位和储藏间的市场价格为26万余元。

2016年,方庆建当选柯城区区长。一时间,方庆建风光无限,愈发利令智昏、忘乎所以。在他看来,自己吃点、拿点、享受点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跟在工作上的辛苦付出以及自己拼出来的政绩相比不算什么。理想信念的总开关松了扣、失了灵,方庆建逐渐变成了阳奉阴违、对党不忠的政治两面人。

3 家风不正,上演贪腐“夫妻档”

“都是因为我自身在廉洁自律方面要求不高,没有做好表率、树立起良好的家风,对我妻子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谈起妻子夏某,方庆建一脸愧疚。

常常在外应酬,享受着穿名牌衣、抽高档烟、喝高档酒生活的方庆建,即使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照旧不收敛、不收手,我行我素。“夫贵妻荣”,长期的耳濡目染下,其妻子夏某也渐渐多了些“喜好”,特别是在方庆建担任柯城区区长后,她的优越感和虚荣心越发膨胀,业余时间常常在追求时髦、打扮自己上花费甚多,甚至迷恋上了购买奢侈品。为了支撑其“高品质”生活,夏某利用方庆建手中的资源,主动答应熟人请托,收受的大部分钱财用于购买奢侈品。

随着时间的推移,方庆建夫妻俩逐渐成了配合默契的贪腐“搭档”。平时有交往的“朋友”遇到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也都不避讳地去方庆建家中送钱送物。夏某吃惯甜头后,胃口越来越大,行事愈发大胆,甚至将收钱地点放到了自己父母家,丝毫不怕暴露。对于所收的财物,方庆建都知晓并认可。

2019年初,衢州市监委对衢州市规划局原局长徐某采取留置措施,方庆建表哥吴某某涉案其中。方庆建一边担心自己会被吴某某牵连,一边又心存侥幸,不愿将所收财物退回,夫妻俩便与吴某某统一口径、伪造借条证据,企图掩盖问题,对抗组织审查。

风声紧的时候收一收,觉得事态稍稍平稳后又开始肆无忌惮。直至被留置前一周,方庆建还“笑纳”了“朋友”送来的1万元生日红包。

“我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家人。”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方庆建无数次重复着这句话。心中无敬畏,行动无约束。本应为政一方、造福百姓的他,终为一己私利沦为阶下囚。

量纪量法分析

经审查调查,方庆建存在以下违纪违法和涉嫌犯罪问题。

在违反党的纪律方面:方庆建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串供、伪造证据,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金;违反组织纪律,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在干部、职工晋升中违规为他人谋利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方庆建前述有关行为,亦构成职务违法。

在涉嫌犯罪方面:方庆建利用职务便利或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业务承接、违章处置、职务晋升、工作调动、子女就学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方庆建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原则,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主要违纪违法事实发生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毫无顾忌,不知敬畏,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给予方庆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2019年9月,根据指定管辖,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检察院向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经法院审理查明,方庆建利用职务便利或者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业务承接、违章处置、职务晋升、工作调动、子女就学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财物,犯受贿罪。今年8月,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其犯罪所得赃款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纪法依据: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

第七十三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

(一)违反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规定,隐瞒不报的;

……

第七十七条 在干部、职工的录用、考核、职务晋升、职称评定和征兵、安置复转军人等工作中,隐瞒、歪曲事实真相,或者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违反有关规定为本人或者其他人谋取利益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

第四十五条 监察机关根据监督、调查结果,依法作出如下处置:

……

(二)对违法的公职人员依照法定程序作出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等政务处分决定;

……

(四)对涉嫌职务犯罪的,监察机关经调查认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制作起诉意见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一并移送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

第三百八十五条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

(本报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叶佳溶 林庭宇)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