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钟山清风
当前位置:首页 > 警示钟

留“后路”变成断归途

——吐鲁番市国资委原主任崔福泉严重违纪问题剖析

作者: 更新时间:2017-08-03  浏览次数:

  崔福泉,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托克逊县委副书记、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吐鲁番市国资委原党组副书记、主任等职务,2015年9月退休。2016年7月,这位利用权力敛财给自己留“后路”的腐败分子,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经查,崔福泉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2016年9月,崔福泉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把分管工作当作“私人领地”,独断专行大肆敛财 

  崔福泉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在组织的培养下,1985年他从一名石油公司员工,被推荐到一所财贸学校学习,毕业后连获提拔,2001年后任托克逊县委副书记,2007年被任命为吐鲁番市第一任国资委主任,在仕途上可谓一帆风顺。

  然而,随着职务的提升,权力的增大,再加上与一些老板的频繁接触,崔福泉开始飘飘然了,感到“自己的付出和所得不成正比。羡慕那些老板,财大气粗,坐着上百万的豪车,花钱如流水一样……心理开始失衡,自己辛辛苦苦工作几十年,现在有职又有权,为什么还不如一些老板活得潇洒”……

  “给企业老板办了事后,他们就给点钱表示感谢。开始内心还是拒绝的,但时间长了,自己认为这个事情是正常的人际交往。所以就没有阻止,自己认为无所谓。”说起与某农业科技公司老板潘某的结识过程和收受巨额贿赂的事实,崔福泉仍然记忆犹新。

  2005年,吐鲁番市国资委将广东惠州的一块土地租给了潘某,使用期限为10年。2009年底,潘某为了从银行贷款,需要用租用的土地做抵押担保,要求国资委出具证明,说明该土地使用权归潘某所有。崔福泉答应了这一要求,并安排出具了证明。2010年,潘某为表示感谢,分两次将100万元现金装在水果箱中,开车送至崔福泉住处门口,并谎称从南疆带来一些干果,请崔福泉“尝尝”。

  潘某走后,崔福泉回到家中打开箱子,看到一捆捆百元大钞,又喜又怕,连忙打电话问:“潘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潘某回答:“崔主任,您别想那么多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是给你在乌鲁木齐买房子用的。”

  崔福泉一想,这是潘某感谢自己为其出具了土地使用权证明,想进一步拉近关系。在他看来“我不卡你,为你办事是我们正常的工作,但是你表示点感谢也是应该的”。于是,这些钱他“欣然笑纳”。

  经查,崔福泉担任吐鲁番市国资委主任的8年多时间里,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为企业办理贷款、担保、贷款展期业务,尤其在分管工程建设工作期间为企业承揽工程,受他人请托办理相关业务工作时,先后索要和收受16家企业和个人的巨额贿赂。

  执纪人员表示,崔福泉作为部门一把手,带头搞权钱交易,把国资委当成“敛财平台”,把分管工作当作“私人领地”,本来应由领导班子集体决策的,个人独断专行。在企业贷款的发放审批中,对企业还款能力的风险评估、企业实力考察等形同虚设,在企业已经无力偿还贷款时,他仍纵容无还贷能力的企业以贷还贷、以贷养贷,最终造成了国有资产重大损失。目前,仍有3家企业申请的巨额贷款逾期不能归还。

  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小金库成“大牢笼” 

  2007年2月,崔福泉任国资委主任后,在为一国有企业审批发放贷款中“窥到”了发财机会,他决定打打擦边球,在国资委私设小金库,并安排人将企业送来的好处费、赞助费以及国有土地租赁费等统统存入小金库内。表面用于给单位发放福利,实际上还是方便他自己用钱。

  经查,2011年10月至2012年3月,崔福泉先后两次从小金库支出16万元用于个人消费。

  此外,他还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以单位员工都很辛苦为由,通过小金库违规发放过节费、奖金及各种补贴共计178万元。

  2010年3月至2014年期间,崔福泉安排一名女下属全权管理小金库,并将收受企业的好处费,以现金和不入账的方式陆续给这名女下属240余万元,用于维持两人的不正当关系。

  在接受调查期间,崔福泉最担心的就是小金库问题。就在纪委调查人员到国资委召开会议讨论对他的处理意见时,他还将办公桌上的台历悄悄撕下一张,写了几句话交给这名女下属,吩咐其将小金库账目立即销毁。

  为了“留后路”,严重败坏单位风气 

  “自己的年龄也接近退休,组织上也没有进一步提拔自己的可能,仕途已到尽头,还不如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落马后,崔福泉忏悔说,在“为自己留后路”的心理驱使下,他疯狂敛财,不仅使自己成了金钱的俘虏,还严重败坏了单位风气。

  从2012年起,在企业产能过剩,面临产业调整转型升级的情况下,崔福泉仍然心存侥幸,为企业大量放贷的同时见缝插针,不停地捞取好处,一门心思敛财。他私下与企业商量,享有一定份额的股份,通过股份的形式来收受贿赂。在他的暗示下,曾有一家企业一次就给他价值600万元的股份。

  2015年3月,吐鲁番市审计部门进驻市国资委开始审计财务账目,紧接着市委成立国资委专案组开始调查,直至2016年6月一名国资委班子成员及多名国企高管被调查。崔福泉预感大事不妙,内心惶惶不可终日。

  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将家中存放的370万元现金陆续存入其表弟名下,将其他涉案款物、金银首饰分别转入子女和亲戚家中保管。同时,还与多名涉案人员串供,订立攻守同盟;销毁及安排他人销毁相关证据资料,对抗组织调查。

  他自认为,这样就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最终没有逃过惩处。

  在大量的事实和证据面前,崔福泉最终幡然醒悟,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执纪人员介绍,从2015年至今,吐鲁番市有5名国资系统企业高管受到法纪制裁,1名国资委班子成员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这与崔福泉带头违纪,不履行主体责任有直接关系。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