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三汤”巡抚——汤 斌
更新时间:2010-05-28  浏览次数:

  汤斌(1627~1687),字孔伯,号荆岘,晚号潜庵,河南睢州(今河南睢县)人,世人又称“潜庵先生”。汤斌是清初名臣,也是家喻户晓的清官,他先后出仕顺治、康熙两朝,历任国史馆检讨、潼关道副使、江西岭北道参政、翰林院侍讲、日讲起居注官等职。康熙二十三年(1684)出任江苏巡抚。二十五年擢为礼部尚书,管詹事府事。次年,改任工部尚书,不久,卒于任上。去世后,入祀陕西、江西、江南名宦祠。雍正十年(1732),入祀贤良祠。乾隆元年(1736),追谥“文正”。道光三年(1823),从祀孔庙。

  康熙二十三年,汤斌被任命为江苏巡抚。他乘着牛车,穿着布衣赴任,随从只有一个老仆。途中遇到一个年少官人,衣冠华丽,前呼后拥。汤斌的车子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车盖,随从便怒声喝斥。汤斌并不计较,闪避路旁。后来到了客栈,汤斌先已住进上屋,后到的年少官人的随从斥令店主腾出上屋。店主只得与汤斌相商,他依然大度礼让。

  汤斌赴任之时,适逢康熙南巡,有官员以苏州路窄,不便圣驾御临为由,建议拆毁苏州阊门外南濠西至枫桥的沿河民居,两江总督王新命也已同意。这一带是苏州最为繁盛之地,百货云集,商贾辐辏,听此消息,当地百姓人心惶惶。汤斌坚决反对这样做,他说:“如果这样做将使数万家百姓无处安身,更违背了圣上问民疾苦的一片心意。”阻止了这一愚蠢举动。

  兴教易俗是汤斌在江苏巡抚任上的一大要务。在这方面,汤斌可谓说一不二,雷厉风行,凡是他认为不合礼制、有碍风化的陈规陋俗,一概革除。为禁止聚众赌博、斗马吊(即麻将),汤斌可算煞费苦心,除出示告谕外,又想出一法,命人在苏州横塘造一座逍遥楼,楼中赌具一应俱全,将聚众赌博者关进楼中,七天不给饮食。赌徒们害怕惩罚,纷纷敛迹。

  汤斌希望看到一个人人循规蹈矩、家家安分守业的康平社会,对于江南的某些歪风邪俗尤感厌绝,毁淫祠可算是他在任期间最为人熟知的一件事情。当时,苏州、松江等地淫祠遍立,祠内多供奉五通神(也称五显神、五方贤圣神等),有的淫祠已有数百年历史,依然香火旺盛。其中尤以苏州城西十里的楞伽山(俗名“上方山”)上的五通祠为最,据说有求则应,相当灵验,远近民众深信不疑,每天前往祭祀者络绎不绝,岁费金钱数十百万。当地还盛传,无论谁家稍有姿色的少女或少妇,只要患上寒热之症即被说成是五通神将娶之为妇,使得病女子精神恍惚,有的甚至不治而死,家人也不觉悲哀。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每年竟有数十家之多。汤斌下令封禁上方山五通祠大门。不得入内的善男信女却在门外祭祀,宁可犯禁也不愿触怒神意。于是汤斌亲往上方山,下令拆毁淫祠,将木制神像统统焚毁,土塑神像投进湖中,拆下来的木材则留作修学宫、葺城墙之用。一些信徒认为汤斌竟敢和神灵作对,必有灾祸。但他毫不畏怯,对属下说道:“如果祭祀他才能免祸,不祭祀的人就灾祸上身,这和贪官有何两样?”数月过后,汤斌安然无恙,那些人才如梦方醒。汤斌又向朝廷上疏,请求下旨将全国各地的此类淫祠统统禁革,今后有敢兴复者一律治罪,获旨准行。

  在汤斌的大力倡导下,吴地风俗渐有改观,民风重归淳朴。人们对汤斌无不怀有敬畏之情,一旦某人有不善之举,亲戚邻里便会警告说:“你怎么还不知悔改,难道不怕让汤大人知道?”

  整饬吏治是汤斌任内又一项要务。当时,江苏州县官吏征收钱粮,摊派名目繁多,任意加征的现象十分严重,库官、胥吏甚至差役都想趁机从中捞取好处,百姓苦不堪言。汤斌下令严行禁止,对违反者予以严惩。为肃清官场,汤斌又严禁请托、馈送等不正之风,并在关帝神像前发誓断绝私交,若有受贿徇情情节,神明必将严厉惩罚。对贪官污吏,汤斌绝不手软,苏州知府赵禄星、扬州知府张万寿、句容知县陈协浚、宜兴知县蔡司霑、睢宁知县葛之英等贪赃枉法,汤斌将他们革职究治。另一方面,汤斌大力提携、支持贤能官员,常州知府祖进朝素有惠政,因失察下属降调,汤斌疏请留用。祖进朝心存感激,想送汤斌一套衣靴,却始终不敢开口,最后只得留作自用。

  汤斌不但对属下要求严格,个人生活也极为节俭。夫人、公子均穿着布衣,每天所食都是韭菜、豆羹之类。民间就有“三汤”之说,即:豆腐汤、黄连汤、人参汤,形容其生活之清苦。汤斌的俭省是出了名的,有时甚至到了“吝啬”的程度。据说有一次汤斌翻看家庭账簿,发现某天买了两只鸡,就很诧异地问仆人:“我来了这么长时间都不曾吃过鸡,究竟是谁让买的?”仆人说是公子的吩咐。汤斌大怒,罚儿子跪在庭下,并将仆人逐出门。汤斌对自己要求极严,一次生日,有位乡绅知道汤斌非常欣赏当朝名士汪琬的文采,为求巴结,便送去一面有汪琬撰文的屏风作为寿礼。汤斌命人将汪文抄下,屏风仍旧归还。

  在汤斌的带动下,江苏吏治为之一新,朝中大官奉使经过江苏,也不敢再像从前那样颐指气使,肆意索取。

  康熙二十四年(1685)秋,淮安、扬州和徐州三府水灾,饥民太多,常平仓所存积谷明显不够,汤斌疏请拨江苏藩库银五万两,从江西、湖广两处购米赈饥,不等朝廷旨下,就派遣官员前往。属下劝阻,汤斌却说:“如果等旨下再去买米,灾民们早已成沟中白骨了。”他叮嘱前往购米的官员,一定要尽量多说一些这里的受灾情况,告诉他们这里一斗米价格已涨至一两银子。当地商贾以为有利可图,争相运米至淮扬,谁知货到地头死,米多价跌,斗米仅值百钱而已。汤斌对民间疾苦深有体会,尽可能不增加百姓的负担。有地方官建议将当地菱芡上报朝廷申请收税,汤斌不同意,说:“宽一分则小民受一分之赐,菱芡不可能岁岁丰收,一旦报上便成为定额,不可更改,再想减少谈何容易?”

  汤斌是清初不可多得的一位律己爱民的地方大员,他在江苏任上只有短短两年,成绩却有目共睹,深受百姓的爱戴。在他的治理下,吴地民俗有所改观,吏治也为之廓清,这和他的勤勉敬业是分不开的。汤斌处理公文常常至深夜,四鼓始休,日中方才进食。有人劝他休息,汤斌却说:“职责如此,怎敢懈怠?”康熙二十五年(1686),汤斌被擢升为礼部尚书,掌管詹事府事。离苏之日,“吴人空一城痛哭”,甚至纷纷用农具将水陆通道堵塞,试图挽留汤斌。面对善良淳朴的民众,汤斌不得不颁下最后一道告谕,表示自己今后虽然“身在京华,此心尤当往来于此地”。又殷殷告诫道:“事要忍耐,勿得妄兴词讼;心要慈和,勿得轻起斗争;勿赌博;勿淫佚;勿听邪诞师巫之说,复兴淫祠;早完国课,共享天和。”这是汤斌对江苏百姓的期许,也是其在任为官的真实写照。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