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于成龙后又“清端”——傅拉塔
更新时间:2010-05-28  浏览次数:

  康熙三十三年(1694)初春,天气还略带寒意。在苏北盐城乡村的田边,行走着一群人,走在中间的一位官员须发已经斑白,步履有些蹒跚,他眺望着洪水退去后露出的片片板荒田,时而向身边的人询问着什么。一阵剧烈的咳嗽袭来,人们注意到他气色苍白、呼吸急促。

  这就是两江总督傅拉塔(?~1694)。他这次抱病而行,是为了一桩事关苏北洪涝灾区民生的大事。原来,户部刚刚驳回了江苏巡抚宋荦关于免征苏北淮、扬等所属州县水灾受淹土地赋税的奏疏。傅拉塔完全支持宋巡抚的上奏。水灾后许多灾民流离他乡,农田荒芜无人种。如果强行征税,百姓逃亡者必众,会有更多土地变成荒田,这对国家以后的征税更加不利。他决定亲自踏勘,再奏朝廷。这次灾区之行,用了近两个月时间。

  回到江宁已是四月,傅拉塔立即据实起草奏疏,恳请朝廷恩准全部免除洪涝灾区的租赋:“淮、扬所属各县田地多为板荒田,当地农户困苦得连熟田粮赋尚有许多亏欠,怎么能再代流亡农户去缴纳荒田的巨万租赋呢?”不料,奏疏上去,户部依然驳回。傅拉塔不弃不舍,终有所获,康熙帝紧急下谕:“致治之道,民为最要,凡事于民生有益,即宜行之。此水浸之田,皆令免征钱粮。”历尽周折,柳暗花明,一桩惠民善举总算办成了!傅拉塔这才安心歇息下来。

  傅拉塔为官以勤勉廉明著称,他办过的最著名案例莫过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的云南“贪赃侵饷”案。案子起因是云南提督万正色与鹤庆总兵王珍互相参劾,而云贵总督范承勋也参劾万正色“纳贿侵贪”。傅拉塔关键时刻被委以钦差重任,审理此案。此案的特别之处,在于涉案双方身份的敏感性。一方面云南提督万正色是傅拉塔的旧交,另一方面,云贵总督范承勋是开国功臣范文程之子,康熙帝的重臣。可他始终秉公行事,不以旧谊徇私庇护万正色,也没有附和范承勋的奏议。经过独立调查,他最后竟然判定万正色与王珍都有罪!康熙帝赞赏有加,朝中闻者无不为之折服。

  云南差事回来,傅拉塔即被授予两江总督要职。离京赴任前,康熙帝谆谆叮嘱道:“前任多位两江总督,没有一位超过(老)于成龙,你就照他的样子去干吧。”傅拉塔当即立誓:“臣无弟兄,只是孤身一人,自当竭力洁己而行。”莅任七年中,他恪守誓言,清积案,肃贪腐,爱百姓,在两江留下了许多佳话。

  傅拉塔一到两江,就着手清理积案。他首先清理了江西赣县知县刘瀚芳的私征银米积案。刘瀚芳私征银米多达十余万,并有胥役“不法贪蠹”劣迹,却久拖不决。傅拉塔凭经验意识到,一定是有官员徇情庇护。于是,他刚抵任就参劾布政使多弘安、按察使吴延贵、赣南道台钟有德,历数他们的渎职罪情,奏请严议。案子的顺利解决使法令难行的两江地区大为震动,开启了廉政之风。

  傅拉塔办案不畏权贵,一心为民除害。康熙二十九年(1690),江苏沭阳县村民周运鉴赴京告状,指控已降职的太常寺少卿胡简敬父子横行乡里、强占民妇、兼并田产,又指控江苏巡抚洪之杰徇私庇护,拖延结案。其实洪之杰背后还有大学士徐元文、原刑部尚书徐乾学等靠山,可谓盘根错节。傅拉塔没有被权势网所吓倒,五月查明案情上奏,六月胡简敬一门受惩,洪之杰也遭革职。接着,傅拉塔又直指徐元文、徐乾学,奏劾他们的种种劣迹。康熙帝随即责令昔日旧宠徐元文休致回籍。傅拉塔“摘伏如神”的美誉,由此不胫而走。

  在傅拉塔呕心沥血的治理下,两江社会得以清平,民生也得以生息。可他的身体却日渐虚弱,自勘查灾区回来后病势日沉,不久就病逝。噩耗传出,两江百姓一片悲声。康熙帝获悉噩耗,不由感叹道:“两江总督居官善者,自于成龙以来,唯傅拉塔一人。”和“天下廉吏第一”的(老)于成龙一样,傅拉塔获得的谥号也是“清端”。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