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天下廉吏第一”——老于成龙
更新时间:2010-05-28  浏览次数:

  于成龙(1616~1684),字北溟,山西永宁(今山西吕梁)人。顺治十八年(1661)以副榜贡生授广西罗城知县,历任四川合州知州、湖北黄州府同知、知府、福建按察使、布政使、直隶巡抚、两江总督等职。康熙二十三年(1684)卒于两江总督任上,朝廷谥“清端”,赠太子太保。他一生为官清廉、不畏权贵、亲民如子、政绩卓著,世称老于成龙,与后来的小于成龙一起,被人赞为“清忠疆直经济名臣”,更被康熙帝誉为“天下廉吏第一”。

  康熙二十年(1681)十二月,于成龙升任两江总督。自十七年任福建按察使以来,他从按察使到布政使,再到巡抚、总督,仅仅用了四年时间,即成为封疆大吏,升迁之快在当朝中少见。选任于成龙出任两江总督,康熙帝显然经过深思熟虑,从朝廷大局和于成龙个人的仕途经历来看,他确为一时之选。

  这一年,尚之信叛乱平定,长达八年的三藩之乱结束,同时盘踞台湾的郑氏势力因内讧也大为削弱,朝廷执政的重点逐渐由军事平乱转移到吏治、民生上来。当时两江所辖江苏、安徽、江西三省,江西藩乱初平,亟需稳定民心,恢复生产;而历来富庶的江苏地区,经明清鼎革,经济尚未完全恢复,贪污腐败、浮华奢糜等问题已经凸显,尤其需要一位廉能兼备之才来治理。于成龙为官清廉,洁己爱民,不仅在任罗城知县、黄州府同知和福建按察使时三次被上司举为卓异,而且在民间口碑甚佳,每次离任时,百姓号哭相送,依依不舍,称颂为“于青天”。升任直隶巡抚后,在整饬吏治方面也令康熙帝颇为满意,当面褒奖为“今时清官第一”。因此,当二十年三月两江总督阿席熙因包庇江苏巡抚慕天颜奏销浮冒被罢官后,康熙帝决定由于成龙督任两江,治吏安民。

  康熙二十一年(1682)四月,于成龙完成归籍葬母的夙愿后,赴任两江。上任伊始即颁布《兴利除弊条约》,其中如禁火耗、革私派、禁馈送、禁奢靡等都与整饬吏治有关。先前于成龙经过微服私访,发现两江官场送礼之风盛行,凡是四时节令、官员生日、到任罢任无不相互馈送。他上任时,拒绝一切欢迎他就任的宴会,端午之日,下属连粽子也不准馈送。他常常在街巷闾里探访民情,贪官因此个个自危,凡见到街巷中有面赤须白的长者即惊恐不已。对于廉能者,于成龙则不遗余力地举荐,小于成龙(康熙朝有两个于成龙,小于成龙时任南通州知州)、丁思孔等都在其荐举下被委以重任。特别是小于成龙候补江宁知府后,同样清正廉明,在康熙第二次南巡至江宁时,大胆揭发明珠等人的卖官鬻爵行为,后升任直隶巡抚、河道总督,建树颇多。

  这年六月,适逢两年一度的官吏考核,于成龙认为江苏官员贤非卓异之才,贪非污墨之甚,请求朝廷暂停此次江苏举劾,而安徽照常。此举的目的不仅在于震慑贪官,也给贪污不多的官员以改过自新的机会。言传教化是于成龙吏治思想的核心。江苏吏治问题的形成,除制度渊源外,还有社会原因。宋以来,江南奢靡之风屡禁不止,吏治整顿若不与崇俭抑奢相结合,就难以长久持续。正因为如此,于成龙对官吏考核是慎之又慎。不久,金陵士大夫家尽换布衣,不穿着丝绸,减驱从,毁丹筮,婚嫁不再用音乐,豪强猾吏甚至率家远避,官吏望风改操,世风大为改观。

  治吏与安民,是于成龙治理两江的两大要务。“盗”在任何朝代都是一大社会问题,直接威胁着社会安定。在《弥盗安民条约》中,于成龙制订了30多条防范盗贼的措施,其中如严饬江防、严缉湖盗、编络船号、设置水栅等,都是根据沿江地区的实际而制定的。因为于成龙擅长捕盗,民间以至将其神化。据说当时江洋大盗鱼壳始终无法抓到,这时有位按察使欲讨好于成龙,为他设宴祝寿,没想到于成龙却说:“以他物寿我,不如以鱼壳寿我。”按察使很是无奈,只得出千金请名捕捉拿鱼壳,以挽回颜面。名捕还是未能缉捕到鱼壳,后来鱼壳在行刺于成龙时,被他的人格所折服,主动自首,被斩于西市。小说在情节上难免夸张,不过我国古典小说中历来有神化清官的传统,“神化”则表现了民间对清官的极高赞誉。

  于成龙审案如神是出了名的。刚任两江总督,巡察到了高邮。当地有富绅准备嫁女,嫁妆丰厚,孰料夜里被偷了个精光。失主到府衙报案,知府束手无策。于成龙命令关闭城门,只留一门,放行人出入,而严密把守,仔细搜查。又张贴告示,全城百姓必须全部归家,等待次日查点搜挖,定要搜得赃物。暗中却吩咐官吏,如有进出城门两次者抓起来。下午,有二人身上未带任何行装出入城门。于成龙说:这是真盗贼。二人还不停地诡辩。于成龙下令将二人脱衣搜身,只见袍内已穿了两层女衣,都是妆奁之物。原来盗贼担心次日搜城,急忙转移赃物,又因物件太多,难于携带,只能穿在身上企图潜藏。这种小计谋,早被于成龙识破。

  于成龙的官阶升了,但是他的生活习惯并无改变。他来江宁时,同样是单骑独身。在总督任上,每天只吃糙米饭和稀粥,菜肴只是青菜,一年到头几乎不食肉,号称“终年不知肉味”。因此江南百姓亲切地称呼他为“于青菜”。对总督衙门的吏役,他也严格约束,一度他们居然连茶叶都喝不起,只能时常采摘总督大院内的槐叶泡茶喝,树上很快便不见片叶。正是因为他的严厉,让一些受其惩戒的官员怀恨在心。

  康熙二十二年(1683),副都御史马世济督造漕船返京,即上奏康熙皇帝说,于成龙虽然为官清廉,但年老昏聩、景迫桑榆,为中军田万侯欺蔽,各个衙门中都以秽言告示。疏上,兵部议将田万侯革职,吏部议于成龙致仕。康熙帝清楚于成龙的为人,怀疑其中必有隐情,下令于成龙明白回奏。于在奏疏中解释两江政务虽然繁杂,但自己从不敢将要事委托左右之人,更未察觉中军田万侯倚势作弊,至于秽言告示,只是想以祸福之言痛切告诫,言辞未免过于峻厉。可见,他并不愿意把责任推卸给田万侯,以求自保。事实上,马世济奏疏中根本没有确凿证据,只是道听途说之言。至于秽言告示,于成龙已有合理解释,也无法成为致仕的理由。因而康熙帝勉励他继续留任,对田万侯也仅做降职处分。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加上年近古稀,康熙二十三年(1684)于成龙逝于总督任上。当其他官员来到于成龙的住所时,发现他家里的被子和帷帐上布满了补丁,只遗留下三两白银,几件旧衣服,五六斗米粮,床头数器盐豉等,唯一值钱的东西不过是一件不见色泽的绨袍。官员们无不叹息于公清苦,天下少见。

  于成龙逝世后,江宁百姓无论男女老少,皆巷哭罢市,到他坟头烧祭的人每天有数万之多。即便是卖菜的小贩,外国商人,僧人比丘也伏地而哭。一时间江宁、黄州、合州等他做过官的地方,都建起了祭拜他的祠堂。康熙帝感叹道:“做官做得像于成龙这样的,又能有几个呢?”他亲自为于成龙撰写碑文,并作诗表彰他“服官敦廉隅,抗志贵孤洁”,谥号“清端”。同年十一月,皇帝南巡至江宁,加赠于成龙太子太保,并赞扬于成龙“天下廉吏第一”,更勉励江宁知府小于成龙,定要效法前总督于成龙的正直洁清,以不负所望。雍正十年(1732),一代名督于成龙入祀京城贤良祠。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