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冰檗之操 班马之才”——朱之蕃
更新时间:2010-05-28  浏览次数:

  朱之蕃(1556~1624),字元升,一作元介,号兰隅。先祖世居茌平,后附南京锦衣卫,世为南京人。万历二十三年(1595)会试,传胪第一,殿试又为第一,连中会元、状元。授为翰林院修撰,历官谕德、庶子、少詹事,进为礼部侍郎,至吏部右侍郎。万历三十三年(1605)奉使出使朝鲜,廉洁自好,不受馈赠。之蕃工绘画、书法,真、行书师法赵孟頫,得颜真卿、文征明笔意,且文思泉涌,一日可下笔万言,有《奉使朝鲜稿》等著作传世。

  万历三十三年(1605)冬,皇长孙朱由校(即后来的明熹宗天启皇帝)呱呱落地,对于因出兵援助朝鲜抗倭而大伤元气的明王朝来说,无疑也是一件可喜的事。因此对于前来朝贺的朝鲜使节,万历皇帝也做出了高规格的接待,并决定派遣使臣回访,人选定为当时的吏部右侍郎朱之蕃。

  得知此事的朱之蕃,也是兴奋不已,随即挥毫泼墨起来:“忆昔青衿换绛罗,晨趋丹陛沐恩波”;“扶杖遥观诸父老,欣欣相告喜如狂。”绛罗为朱红色,意喻朱明,出使大臣身着国色,乃一国之象征,自然是荣耀至极。但朱之蕃也明白,正是如此重担,更需格外谨慎,断不可辱没天朝威名。在他之前出使朝鲜的明朝官员,有名者莫如端木孝文、端木孝思兄弟二人,朝鲜国王为纪念他们所建的“双清馆”,更是彪炳史册。“奉使若无冰檗操,才如班马也徒然”。这句诗深深地印在了朱之蕃的脑海里。

  次年春,朱之蕃启程前往朝鲜,在王京汉城(今首尔)受到了热烈欢迎,通衢十里站满了百姓,从日出到日落,不分老幼,载歌载舞。朝鲜国王更是连日在南别宫、慕华馆设盛宴款待大明使者。如此高的礼遇并没有让朱之蕃飘飘然,在同朝鲜君臣的接触中,之蕃一直保持着应有的礼节和高尚的节操。朝鲜人知道朱之蕃善于书画,往往求画乞字,之蕃是有求必应,充分施展其才学,一时被誉为“翰苑独高唐法从,状元尤擅汉文章。鹏衢策步云程阔,龙额书名御墨香”。朝鲜朝野上下无不敬服。在拜访明伦堂,同朝鲜六馆学士诗文唱和切磋之余,之蕃挥笔,题写《朝鲜重修明伦堂记》,朝鲜学士称此举“揭来华扁观叹声,留与千秋贲外藩”。成为中朝友好珍贵的历史记忆。归国之时,朱之蕃更是将平日所受馈赠尽数退还,不留分毫,与以往多数明朝使者以上国大臣的身份索要财物大收馈赠迥然不同,赢得了朝野一片赞誉。朝鲜友人赠其诗道:“动人符彩仪朝野,盖世才名震狄鞮……惟应不沫清风在,吹尽东韩百万黎。”成为朱之蕃在朝和出使节操清廉的生动写照。后来明朝使者到了朝鲜,朝鲜官员常常问及朱之蕃的近况,要求转达敬意。

  朱之蕃也极为孝友,母亲去世后,便不再为官。家中所遗的田亩分赠其弟,以资家用。弟妹婚后分家,老父孤单一人,之蕃接至家中赡养。平时书画所得报酬,尽分乡邻用以资助。可谓操守如一,德才兼备。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