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居官廉俭 爱民如子——纪 肃、程节、袁 鉴、田有年
更新时间:2010-05-28  浏览次数:

  替人赎妻的纪肃

  纪肃(生卒年不详),字宗鲁,山西人,洪武年间(1368~1398)通过荐举出任江宁知县。他心地宽厚,在任上处理一般案件,都以劝诫为主,晓之以理,很少处以刑罚。有属下担心过分的宽容会使地方治安恶化,纪肃则说:“县令是一方的父母官,哪有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子女,而只是一味的惩罚呢?”江宁百姓听后无不感动。纪肃任上,地方治安一直良好。当地的一位普通百姓因亏欠内府料钱无力偿还,被迫卖掉妻子。纪肃听说后十分痛心,他自责道:“官府不能让民众安居乐业,反而使他们妻离子散,这究竟是谁的过错呢?”他拿出自己妻女的首饰,让他拿去变卖,赎回自己的妻子。后因操劳过度,纪肃病逝在江宁任上。送葬之日,百姓号哭声震天。很多人在自己家中为他设立牌位,世代祭祀。据说直至明末,还有人家供奉他的灵牌。

  “上元程节月无云”

  程节(j iē)(生卒年不详),字文纯,江西南城人,嘉靖十六年(1537)出任上元知县。程节体恤民情,实施诸多善政。当时上元县赋役繁重,民众怨声载道。他上任后厉行节约,大幅减少办公开支;进而革除法外加征,民众负担因而减轻十之五六。上元淫祠林立(祭祀那些不被官府承认的神灵祠庙,被称为淫祠),程节将它们查封后改建为校舍,鼓励孩童入学读书,使得当地民风大为转变。上元至句容的官道,年久失修,泥泞难行,程节筹集资金加以修缮,方便了过往行人。

  程节居官廉俭,任满离职时,行囊中仅有俸银7两,自己骑一头驴,悄然而去。上元粮长许翱等人凑了80两银子,追至驿站送给程节作为盘缠,他笑道:“你们是怕我这个父母官没钱饿死吧,我没事的。这么多钱对我而言也没有用处,你们还是拿回去,让孩子读书考取功名吧。”说完扬鞭而去。

  当时名士霍韬任礼部尚书,风采为时人所敬仰。上元人将程节与霍韬相提并论:“礼部霍韬天有日,上元程节月无云。”礼部有了霍韬,就不会再暗无天日;上元有了程节,就不会乌云遮月。以此形容二人在任时吏治清明。可见,程节在上元百姓心中的崇高地位。

  三赐“清廉宴”的袁鉴

  袁鉴(生卒年不详),字广昭,广东揭阳人。嘉靖四年(1525)中举人,授福建连江县知县。在任6年,廉洁不渝,当地百姓亲切地称他为“甘棠知县”。此典出自《诗经·召南·甘棠》,传说召公曾在甘棠树下处理政务,平复冤狱,深得人心。其逝后人们作《甘棠》诗以示怀念。后“甘棠”常被用以表达百姓对廉吏的赞美和爱戴。

  嘉靖二十八年(1549),袁鉴改任上元知县。廉俭自守一如从前,一日三餐均为粗茶淡饭,极少有荤食。妻子孩子的衣物仅够蔽体,多年未换新的。后来袁鉴升任常州府同知,离开上元时轻车简从,囊无余资。上元百姓夹道欢送,直至数十里远。嘉靖皇帝曾先后三次赐袁鉴“清廉宴”,以表彰他的清廉操守。

  傲骨嶙峋、明察秋毫的田有年

  田有年(生卒年不详),字立烝,号心海,陕西扶风人,万历二十八年(1600)中举人。天启初年(1621年左右)授江宁知县。当时正值太监魏忠贤把持朝政,南京守备太监是其同伙,气焰嚣张。当地官员见到守备太监,均是行廷参大礼,即单膝跪地。唯独田有年傲然正气,仅是作揖而已。阉党对他恨之入骨,但因有年洁身自好,在当地威望极高,奈何不得。当时有一个名叫瑞光的僧人谣言惑众,密谋造反,被有年察觉后缉拿归案。但瑞光诬陷县学学生余中鳌、徐维礼等人是其同伙。谋反是诛九族的重罪,如果属实,波及将达数百人。有年亲自前往查核,详加审问,最后证实纯属子虚乌有。他据实上报后,将瑞光斩首示众,其明察秋毫,避免了一场空前冤狱,他也因此升任为户部主事。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