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末世奋起 各有政声——黄承玄、姚思仁、徐必达、刘之凤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1-12  

  大明王朝的时针已拨至神宗万历中期,在这位经常不上朝的君王统治下,朝廷党争不断,大臣之间勾心斗角;税使四出,极力搜刮民脂民膏;军备松懈,政务荒迨,大厦将倾。故史家有明不亡于崇祯而亡于万历之说。但我们也可以看到,众多的有识之士仍在不停地奔走,在远离北都的南京,就有这么一批官员,为救时,救世,救民,做着不懈的努力。

  力革科考弊政的黄承玄

  黄承玄(生卒年不详),字参与,浙江秀水人。万历十四年(1586)进士,曾为部中郎官,万历二十年(1592)出任应天府尹。黄承玄特别重视教育,卸任离去之后,南京百姓在贡院旁立生祠纪念他。

  南都金陵历来为文人荟萃之地,物竞天华之所,人物风流,不可胜记。到了明代晚期,随着官场黑暗,考试弊端丛生,问题已十分突出。而对于人才汇聚的南京来说,问题则更显严重。明初定制,国家选士途径由科举,举贡、杂流三途并用,后逐渐专重科举。明初待士子体恤尚厚,随着政治的腐败,教育费用的挪用,学子待遇自是每况愈下。又因科举额员有限,而官员往往把持科考,徇私舞弊,将国家选才之事视为一己求私之途,严重影响到了考场风气,波及士风,动摇国家根基。针对以上诸多问题,黄承玄上任伊始,便着手改造应天府的教育。

  科举必由学校,黄承玄首先是将年久失修的府学校舍修葺一新,然后按嘉靖年间成例,参考京师首善书院的规模,请示朝廷,将南闱科考人数增加30余人,学校生员增加20余人,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才积压的问题。同时,官府出钱款翻修南直隶考棚,增加号房200余间,从而使应天一府六县试子入闱应试,用足够的考房而不用简陋的帐篷遮风蔽雨。

  以往旧例,凡遇科考之年,场中供给一律由上元、江宁两县铺户备办。胥吏往往从中索取,虚报价格,渔利百姓,而铺户仅得所供物品价值之半。黄承玄得知,则将铺户所承担的赋税供物一并革除,考场中的一切供给,从试子原本需自己纳银备买的烛火,到餐间的羹汤茶水,一律由官府包办,皆选用上等精美之物,一时间人人感恩其德。往年科场开闱,官府征发民夫,百姓疲于奔命,喧嚣蔽天,几无宁日。自黄承玄到任后,城中寂然,却事半功倍。

  黄承玄为官谨慎,但又不失果断,在其任上,严官员之选拔,除加耗之弊端,焚织造之户籍,精考试之方法等,皆属为民之实政,使南京尽可能地减少末世颓废所带来的影响。

  宽猛相济、治蝗有声的姚思仁

  姚思仁(1548~1637),字善长,号罗浮,浙江秀水人。万历十一年(1583)进士,初擢江南道御史,出视长芦盐课,巡按河南,后转通政司参议、大理寺少卿,后请告归。万历四十四年(1616)任应天府尹。

  此前,姚思仁在巡按河南时太监为害,矿使四出,朝廷中有名仲春者,与太监官勾结,奏请在河南开矿挖砂,鱼肉百姓,祸害商贾。姚思仁为此直言上疏,却未被朝廷理会,于是设计支走监使,将仲春毙于杖下。为政之刚猛,足见一斑。

  官任应天府尹后,恰遇有匪徒聚党,以“天罡”为号,官府曾经缉拿数人,余众反而愈加横肆,市人避若虎狼。姚思仁设法将其一网打尽,恶贯满盈者当即处死,轻犯者则发配遣送,并于各路张榜通告,远近百姓无不称快。然而对待士子,姚思仁却是仁爱有加,每月朔望祭谒孔庙之后,必与诸生相立而谈,询问平日学艺课业以及日常生活,有烟火难继不支者,即由官府支费。

  应天一地遭受蝗灾,颗粒无收,百姓无粮可交,姚思仁下令属县尽力捕蝗,凡剿灭蝗虫若干者可以换取相应口粮,以工代赈接济灾民,活人无数,民间更是将其比作唐朝灭蝗有功的宰相姚崇,声望隆高。

  不劳民力、殚力惠民的徐必达

  徐必达(生卒年不详),字德夫,号元仗,浙江秀水人。万历二十年(1592)进士,历官太湖知县、溧水知县,天启初授为应天府尹。

  溧水一县,地处荆溪入太湖要道,明代为保证苏松地区税粮交纳,不使太湖之水泛滥,往往以牺牲三吴上游地区为代价,溧水屡受其害。徐必达多次上书朝廷,要求蠲免因水灾而无法上缴的部分税粮,坚持不懈数年,直至其离任后此事方才得以解决,溧水百姓心存感激。

  按照惯例,留都(南京)周边八县交纳钱粮均需先入应天府库,米粮称兑轻重往往经由管库官吏之手,白银成色则由银匠辨验,弊端不一。徐必达到任后,创立各县解官与印官互相交兑之法,每年所应入府库钱粮,改由解役官当场自行兑现,然后原封府库,使得各管库府吏员无法从中得手。并且沿袭先任黄承玄之法,遇有科考,各类打点事务,都由官府承担,不劳民力。另外如籴谷备赈救荒,清查官府印信以缓解驿站之困乏,改革商税以通往来之贸易,都是惠民之政。

  铮铮傲骨、身无长物的刘之凤

  刘之凤(1572~1640),字雝鸣,河南中牟人,万历四十四年(1616)进士。官历南京御史,崇祯初出任应天府尹。他清廉谨慎,日用淡薄,为官待百姓极宽,而对下属极严。

  刘之凤在南京御史任上,已是出了名的硬骨头,天启年间,太监魏忠贤当道,曾于皇宫中私设武装,日加操练,谓之“内操”。刘之凤上言道:“虎符重兵,怎能托付于阉竖,假如使武宗时期的大奸刘瑾也如现在般手握三千甲兵,岂能束手就擒?”锋芒直逼魏忠贤。后遭罢黜,至崇祯初年方才起用。

  南京南直隶考棚内旧有夹墙,派军人看护入闱试子。一次刘之凤于锁闱后撤去军队,亲自巡视。见墙外竖有四只乌金小纸灯笼飘曳,于是不露声色,秘以小木标志其处,命人前往查处,得知有王假官、丁澄等四个地痞,与场中士子串通,传递答案。刘之凤严厉处置,并上报朝廷,净化考场之风气,而夹墙之弊永除。

  刘之凤平时喜欢与儒士交往,遇有贫寒之士,多有接济。身无长物,而一旦有所馈赠,一概谢绝。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