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直言敢谏 矢志不渝-王恕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1-12  

  王恕(1416~1508),字宗贯,号介庵,晚年自号石渠老人。陕西三原人。身材高大魁伟,声如洪钟,相貌不凡。明正统十三年(1447)进士,入翰林院。

  景泰五年(1454),王恕由于不喜空谈,为翰林院同僚所不容,外放为扬州知府。由于政绩突出,当年考选评语最优,擢迁为江西右布政使。扬州百姓挽留不得,只能采石勒碑,刻下王恕的德政。

  成化八年(1472),王恕丧父三年服孝期满之后,以原职南京刑部侍郎管理漕河(大运河)事务。大运河是明帝国的命脉,除漕粮之外,朝廷所用各色江南物品,都要仰仗漕运。王恕上任时,河道严重淤积,难以行船,尤以扬州、淮安两处为甚。而这两地都是重要的粮食集散地,南来北往的船只络绎不绝。进贡时鲜如不及时运送,很快就会腐烂。王恕当机立断,奏请朝廷将进贡的时鲜按期拨给快便船只装运,严禁军士夹带江米、瓷器等重物影响船速,竹木马槽等项重物一律让道,等涨水后逐项发运。令行禁止,立即解除了漕运的堵塞之危。

  王恕后以左副都御史赴云南任职,其间因弹劾镇守太监钱能私通外国,被调往南京都察院,从此任职多在南京。成化十五年(1479),王恕走马上任,出任应天巡抚。成化十八年(1482),恰逢宦官王敬奉钦命来江南采办。奉旨采办,由来已久,皇帝想要什么,就派宦官到各地索要。这与唐代的花鸟使、宋朝的花石纲一样,都是皇家扰民的酷政。

  王敬此次是到苏、常二府采办药饵、收买书籍,朝廷赐给王敬盐7000引,合价值18000余两。明代的盐业实行专卖,政府将运销权直接赋予盐商,盐商必须到盐场去取食盐。盐引是提盐的官方凭证,发行权归南京户部,官盐无引发售,视为走私。王敬私将盐引增至15500引,逼要银两32500两。又发盐数十船到江北庐州府、江西南昌等处,卖银无数。这分明是打着皇家旗号,贩卖私盐,牟取暴利。

  王敬又命苏州府织造彩妆五毒大红纱500余匹,每匹值银15两,只给6两5钱,交纱时反要勒索机户解杠银共5000两。织户倾家荡产,含冤莫诉。所谓五毒就是艾虎、蜈蚣、蛤蟆、蛇、蝎五种毒物,用五彩丝线织此五物在大红纱的两肩、胸背等处,织造这种纱费工费料,每匹造价抵常用纱十余匹,只用于端午一日,其他时候均不可用。况且这些毒物,人人都以为不祥,不宜用于宫廷。只因织造此物油水甚丰,王敬等便不顾百姓死活,肆意敲诈勒索。

  王敬及其爪牙王臣等人沿途向官民索要的金银、书画、宝石、玩器,不可计数。更有一些无赖小人向王敬、王臣告发某某家有珍奇玩好,其家即有灭门之祸。到无锡县后,王敬亲率王臣等人下乡打开大户邹贤家门,捉拿邹贤,索要银两。邹贤早已闻风躲避,王敬等就在邹家坐住二日,令常州府官员带领画匠将邹家房屋绘成图形,扬言回京后将图进献给朝廷,把邹家抄了。邹贤兄弟无奈,只得凑齐银两,打发这班瘟神。王敬认为知县熊经拘拿大户不力,要将他捆绑责打,熊经惧怕,打开官仓,替各大户出银。

  在  无锡搜刮一通之后,又来到常州,威胁知府孙仁,假称朝廷有密旨,到徐中书等各家讨要玩器、书画等物。孙仁劝住王敬,让各家凑银一万两,供王敬等分用。在捉拿大户陈护时,将其邻人李源的妻子陆氏赶逼下河溺死。又发下腰牌,向无锡县讨要丝、布、茶、扇等物。所有进贡的药饵、书籍,也是各府另行备银收买,并未动用朝廷的盐引钱。而所有卖盐银两,为王敬等人中饱私囊。

  王敬因恼恨常州知府孙仁劝阻他拿人,以采办药饵、书籍不力的罪名将孙仁拿办。孙仁自到任以来,勤恳办事,深得民心,却无故被权宦诬陷。王恕得知后怒不可遏,两次直言上疏请求召回王敬,停止采办,并为知府孙仁求情。但王敬、王臣两人办差回京后却受到皇帝的奖赏。王恕忿而再次上疏弹劾王敬,并请求致仕回乡。

  或许是机缘巧合,王敬此时得罪了司礼监太监尚铭。司礼监因掌握“批红”大权,位势最显,且又掌管有生杀予夺大权的东厂。他借王恕上疏之机,将王敬打下诏狱,谪戍南京看守孝陵卫,王臣则斩首,余党18人一并戍边,常州知府孙仁官复原职。朝野上下,莫不拍手称快。

  太监钱能时任南京守备,此人素以贪鄙著称。王恕当年奉命到云南调查钱能贪污和私通外国之事,他极为惊恐,买通西厂太监汪直让皇帝召回王恕。汪直是瑶人,又来自朱见深最宠爱的万贵妃宫中,是宪宗身边的红人。朱见深为他专设西厂与尚铭的东厂分庭抗礼。在他的活动下,王恕很快被调任南京刑部,这是旧话。如今二人再次狭路相逢,王恕坦怀相待,不念旧恶。钱能也早已饱尝利害,心下敬服,只得收敛锋芒,不敢造次。他曾对人说:“王公是天人,我只有尽心侍奉而已。”两人倒也相安无事。

  当时朝中,对权宦都是极尽逢迎之能事,只有王恕著节不挠,力阻权佞,天下人敬重他。每遇朝中有大事,都会说:“王公怎么会不说话呢?王公的奏疏不久就会到。”果然不久王恕就上疏,因此有“两京十二都,唯有一王恕”的民谣。由于屡次上疏弹劾太监,近贵人人侧目,皇帝也颇为不喜。成化二十二年(1486),南京兵部侍郎马显请求致仕,皇帝在批复时让王恕与他一同落职回家,朝野一片哗然。

  王恕任应天巡抚不过5年,三吴之民交口称颂。以为自设巡抚60年以来,只有王恕与周忱堪称贤抚。周忱与姚崇相仿,而王恕则贤于宋璟。姚、宋二人都为唐玄宗开元时的名相,世人将王恕与之相提并论,可见王恕贤能。其刚正清严,直言疏谏,嫉恶如仇,始终如一,实为世所罕见。他为朝廷举荐的人,如何乔新、周经、李敏、倪岳、刘大夏等,都是一时名臣。

  更为可贵的是,他不是读死书的迂儒,对经济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石渠意见》中,他指出如今人多地狭,井田之法已不可行,行此法需年年重新勘定分配,百姓不胜其劳,且又误了农时。况且今年田地属我,明年又不知属谁,百姓必然怠于耕作,田地必将贫瘠。仅此一点,他就比同代的官员高明许多。致仕后在家中编纂《历代名臣谏议录》共124卷,此后修改不辍。

  正德三年(1508),王恕已是93岁高龄,食量依旧不减。去世的那天,闭门独坐,忽然听到有声音响如雷震,一股白气弥漫房中,他就这样平静地走完了人生旅程。他官署的对联为:“仕于朝者,以馈遗及门为耻;仕于外者,以苞苴入都为羞。”王恕为官50余年,直声敢谏,虽然屡屡为之丢官,却矢志不渝。谥号“端毅”,备极哀荣。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