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三朝望重报犹轻”-王爌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1-12  

  王爌(kuàn g)(1472~1554),字存约,号南渠,浙江黄岩人。明弘治十五年(1502)进士。历任太常博士,工科、刑科给事中,后因直言相救被兵部尚书王琼诬陷的都御史彭泽,被降为广东惠州府推官,后转任广信府同知。

  嘉靖三年(1524),王爌迁任应天府尹。应天久为留都,机构设置与北京相仿,部门繁多,人员芜杂。庞大的开支主要依靠应天府百姓的赋役,而法外加征,更是不可计数。当时很多豪族富户就想方设法投名于内监神帛堂(专门生产祭祀天地祖宗绸帛的机构),以逃避繁重的赋役。这对普通百姓而言,极为不公。王爌了解情况后,大力清理整顿,对查明的避税大户予以重罚,这在一定程度上均平了赋役,保护了下层民众的利益。时逢应天府因歉收发生大饥荒,王爌开仓救灾的同时,又上疏奏免当年的赋税,挽救了许多无以为继的贫苦百姓。次年,王爌接连上奏疏十余道,全部是为民请命之举:有奏免征税粮五万石的,有奏请减轻荒灾赋税以招徕流民的,有议请丈量土地均平田赋的,还有缩减龙江驿递船只、罢京城畜养种马、革陵园各色匠户等等。王爌的一篇篇奏疏,针砭时弊,仗义执言,每有奏疏批复,民众都欢呼雀跃,奔走相告。史称“一时困者起,流移者归”。随之而施行的一系列实政,切实为应天府的百姓谋利造福。

  嘉靖七年(1528),王爌迁任南京刑部右侍郎。同年发生了一件对其仕途影响深远的事。王爌素与御史潘壮不和,而潘壮于是年遭人诬陷下狱,负责审讯该案的恰是王爌。潘壮以为他一定会趁机报复,遂四处托人求情。王爌得知此事,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辩解。实际上他在本案开审之前,就已经上疏明世宗,奏明潘壮是被人陷害,极力为其辨诬,甚至不惜为此忤旨。虽然明世宗最终还是将潘壮罢官,并下旨严斥王爌,但其高风亮节却为时人叹服。次年,耿直不屈的王爌以侍奉老母为由,辞官归里。

  嘉靖十七年(1538),已居家十年的王爌复被朝廷任命为南京刑部右侍郎,执掌院事。他上任不久,即诛杀王冠,赢得百姓一片赞誉。王冠为南京土豪,家资殷富,与南京大小权贵多有往来。但他为富不仁,为求延年益寿,听信方士谗言,将家中妻妾已怀胎几月的婴儿,打胎产出,食其骨肉。同时还暗地购买初生婴儿,杀害后磨成粉末,制成药丸服用,号称“延年剂”,其行为令人发指。被人告发后,王冠请托权贵以求开脱,一时间为他说情的人纷至沓来。但王爌丝毫不为所动,顶住重重压力,毅然将王冠凌迟处死。南京城人心大快,积聚已久的民怨终于得到了释放。为此,当地百姓专门在雨花台北部为王爌建立生祠。

  对上不畏权贵,对下则是平易近人、关爱有加。王爌对下属及普通百姓向来以礼相待,甚至未曾有过怒色。嘉靖二十三年(1544),王爌与属下一起乘船渡江,遇大风船只倾覆,在江中漂浮百余里。幸好遇到出海返航的渔船,渔民用巨斧凿破舟底将他救出。当时王爌早已筋疲力尽,大家劝他赶紧上岸休息,他当场拒绝,并说:“如果我离开了,舟中剩余之人怎么办?”最终在他的指挥下,大家一起合力将所有下属及船员救出。

  这之后,王爌赴京述职,当时首辅夏言得宠,权势逼人。拜见夏言时,大小官员都携厚礼前往,入座时,很多京官更是畏缩在角落里。而王爌只是象征性地送给夏言一个银币,之后就不卑不亢地坐在了客人正席之上。这一举动让夏言十分恼火,顿生报复之心。不久,王爌被迫上疏请求告老还乡。后朝臣虽多次荐举,但生性耿直的他最终不再出仕。

  嘉靖三十三年(1554),王爌卒于家中,享年83岁,朝廷追赠他为工部尚书。南京百姓未曾忘记这位爱民如子的廉吏,有人将王爌在南京任上的种种善政记录下来,汇编成册,名曰《遗爱录》,以示感激与追思。这本书在应天府流传极广。

  史评王爌在南京任上,百余年积弊清理殆尽,“治应天者,以爌为首”,可谓评价甚高。南京百姓为其建造的祠堂,就在一代忠臣方孝孺祠堂的旁边,中悬楹联:“八邑民肥方独瘦,三朝望重报犹轻。”“八邑”指的是应天府下上元、江宁、句容、溧阳、溧水、高淳、江浦、六合八个属县;“三朝”指的是弘治、正德、嘉靖三朝。对联的意思是说:应天府百姓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唯独王爌清苦依旧;作为三朝老臣的他,一直在朝廷享有崇高威望,但相对于他的贡献而言,这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这副对联,是对王爌一生公而忘私、勤政为民的最好概括。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