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为官模范 何如刚峰——海 瑞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1-12  

  万历十五年(1587),74岁的海瑞在南京辞世。这无疑令朝廷松了一口气,太子太保衔和“忠介”的谥号很大方地赐予了他。既给死者以虚无的荣耀,也可收买天下人心。

  海瑞(1514~1587),字汝贤,号刚峰,琼山(今海南琼山县)人。自幼丧父,由母亲谢氏抚育成人。嘉靖年间,两次参加会试不中,于嘉靖三十二年(1553)服从吏部选调,至福建延平府南平县任教谕,步入仕途。

  嘉靖四十四年(1565),身为户部主事的海瑞不顾位卑,上《直言天下第一疏》(即《治安疏》)。触怒嘉靖帝,虽免于一死,却被投进大狱。

  世宗嘉靖帝逝去,穆宗继位,被关押了10个月的海瑞官复原职。隆庆三年(1569),他递上《自陈不职疏》,请皇帝将自己革职。吏部当然不敢把海瑞革职,这年夏天,任命他为应天巡抚。

  海瑞赴南直隶任职,这对当地的大小官员和豪门权宦来说,不啻于一道催命符。许多自感不那么干净的官员纷纷要求离职或调往他处。权势之家的朱漆大门一夜之间统统改漆成黑色。一名平素骄奢的织监,也吓得把轿夫由八人减至四人,一时是人人自危。

  海瑞在抵达巡抚衙门后便马上开始巡视下辖各县。苏州的吴淞江汇聚太湖入海,可以灌溉大量田亩。由于长年淤积,得不到清理,不少地方已与陆地连成一片。虽然人人都知道它的好处,但疏浚不易,只能望而兴叹。有民谣唱道,“要开吴凇江,除是海龙王”。海瑞奏请以工代赈,召募壮丁,疏浚吴淞江故道。他自己每日乘轻便小船往来江上,时时督促。正月初三日动工,二月二十日完工,用费甚省。按察院某官在海瑞上疏请求开河时曾恶言相向,此时也不得不承认:“万世功被他成了。”

  海瑞巡视至常熟,百姓告知白茆河堵塞,极易引发水患。吴地之水入海有三条通道,刘家河居中,畅流无阻,南有吴淞江,已经疏通,如今只剩白茆河。而疏通吴淞江的工程尚有余银,饥民还未尽得温饱,仍可浚河寓赈。得到批复后,海瑞命所属各县遍修圩岸塘浦支河。

  海瑞提出了他的施政纲领《督抚条约》,是在淳安、兴国的施政纲领基础上扩充、润色一番,宗旨是“斥黜贪墨,搏击豪强,矫革浮淫,厘清宿弊”。但他还觉得不够,又颁行《续行条约册式》。问题是应天的情况要比淳安、兴国复杂许多,这里不仅是富庶之地,更是仕宦渊薮,大批致仕官员在乡闲居,又多豪强之家。要在这里推行改革,是难上加难。

  海瑞“不患贫而患不均”的思想根深蒂固,对土地兼并一向深恶痛绝。为了杀鸡儆猴,他把矛头直指已回松江闲居的前任首辅徐阶。他说“江南有一株大树,吾欲连根拔除”。

  徐阶任首辅期间,海瑞因骂皇帝下狱,生死未卜。徐阶将吏部绞刑的判词压下,劝嘉靖帝宽以待人。因此,他对海瑞有救命之恩。然而海瑞却不顾情面,催促甚急,徐阶只得答应退出一部分田地。海瑞乘胜追击,登门拜访徐阶,暗示如不按数退田,定将受到严惩。最终使徐阶退出将近四分之一田产。

  首战告捷,海瑞有些操之过急,又向苏松富户发起全面攻势。他鼓励百姓首告富户占田情形,决定每月专门抽出两天处理这类案件。他的案头很快堆积如山,自已根本无法处理,最终只得将状纸付之一炬。退田之事,一时陷入困境。

  海瑞偏又在此时下令,裁减邮传冗费,他认为过客的花费不比贪官少。此举一出,不仅江南士绅,整个官僚集团都对他产生了反感。原本过客由驿递负责,与地方官无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成法日坏。驿传经费的拮据迫使地方不得不为来往官员提供车马和住宿,这已是不成文的惯例,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官员的迁、转、升、降都很频繁,今日与人方便,也是日后与己方便。

  这两项措施的结果,使朝野充斥着对海瑞的埋怨之声。在一片反对的声浪中,海瑞被任命以原官总督南京粮储。大学士高拱又称粮储已有南京户部尚书兼管,不必再添冗员,将这一职务裁革。愤愤不平的海瑞在隆庆四年(1570)春上《告养病疏》,乞求还乡。此疏言辞尖刻,仿效南宋大臣胡铨的上孝宗书,讥讽“满朝之士皆妇人也”。这无疑打击面太大,穆宗下旨令海瑞回乡听候调用。

  神宗继位,万历元年(1573)衔恨海瑞的高拱的首辅生涯终告结束。海瑞本有希望复出,但他又因两件事而得罪了新任首辅张居正,这使他的复出变得道阻路长,他在琼山闲居长达16年之久。

  万历十年(1582),张居正病故。海瑞此时已是69岁,他仍期待着复出。但事与愿违,一等又是三年,才以72岁的高龄应诏,任南京都察院右佥都御史。

  这是个京中人不知为何物的闲官,可海瑞照样要将它做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他搬出任巡抚时的那套办法,四处张贴告示,严禁娱乐活动,并设置两张大红板凳,用以鞭笞不遵法纪之人。自他到任后,从大僚至属吏,无不奉公守法。雨花台、牛首山、燕子矶等处,官舫游宴顿时绝迹。有一名御史设宴时召伶人奏乐助兴,海瑞得知后齐集诸御史于堂上,喝问:“你们难道没听说过高祖有杖责御史的成法吗?”众人同声为该御史求情,海瑞仍就照打不误。红板凳终于派上了用场。

  海瑞又上疏万历皇帝,要求恢复国初太祖剥皮囊草之制,此举使他再次遭到不法之人的弹劾。海瑞殚精竭虑,敢说敢为,是为直臣忠臣。可惜,生不逢时,他是有心做事,无力回天。面对纷至沓来的弹劾奏折,万历皇帝不得不批评海瑞有乖政体,词多迂戆,不能任事。海瑞顿觉失望至极,连写七次辞呈,都未获准。他还没来得及递上第八道奏折,便卒于南京任所。

  海瑞身后凋零,在南京为官的同乡苏民怀替他整理遗物时,发现仅有薪金八两,葛布二丈,另有旧衣数件,可谓宦囊如洗。葬资全靠别人募集,扶柩回乡时,金陵百姓白衣素服,呼号海爷爷之名,送出江上,百里不绝。朝廷赠太子太保衔,谥号“忠介”。明代著名史学家王世贞则评论海瑞“不怕死,不爱钱,不结党”。

  海瑞不畏权势,搏击豪强,兴修水利,发展生产,自奉节俭,深得百姓爱戴和怀念。在江南各地城市甚至金泽镇等,都有祀奉他的庙宇,香火不绝。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