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以“勤、俭、忍”自励——徐九思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1-12  

  徐九思(1495~1580),字子慎,江西贵溪人,嘉靖四年(1525)乡试中举。明武宗、世宗、穆宗和神宗四朝为官,虽官位不高,但刚正廉洁,爱民如子。九思常以“俭则不费,勤则不隳,忍则不争”自励,“勤、俭、忍”之三字经,是其毕生遵循的座右铭。
  徐九思政绩最突出的当是其在句容县令任上。嘉靖十五年(1536),年届40的徐九思,出任应天府句容县知县。当时,官场积弊难清,贿赂公行,贪风尤盛。徐九思到句容后,最初装作无所事事,暗地里却抓紧时间了解情况。三天后遽然变色,开始大刀阔斧地整顿吏治。他将一名偷盖官印的县吏当场抓获,立刻召集全体县吏到大堂公审。并当众宣布县吏的罪状,依法惩处。众人纷纷为县吏求情,但徐九思坚持依律严惩。这一举动使得句容官场风气为之一变。
  徐九思到句容不久,同僚及当地百姓就逐渐领略到其“徐公三字经”,即“勤、俭、忍”。
  “勤”,就是勤于公务。为避免县吏在公务中营私舞弊,许多公务他都亲自处理。如征税催赋,以前都是由县吏办理,这就为他们提供了上下合谋、从中渔利的机会。徐九思首先亲自了解乡民的贫富,然后再依据实情分配徭役,平衡赋役的轻重。查实豪强隐占的赋额,仍由那些豪强承担,不再转嫁到贫困户头上。解运赋粮是繁重的徭役,以往官吏往往视礼金的多少决定承担的比例,徐九思改为亲自主持抽签,改变了重役由无钱送礼的贫民承担的不合理做法。审理案件时,徐九思经常命令涉案人员及其亲友一同前往,以便让百姓监督,避免冤狱。“勤”还体现在勤于建设与生产。句容县境内最重要的一条东西干道长70里,年久失修,尘土积得很高,一遇雨雪天气,烂泥深陷,难以通行。徐九思多方筹集资金,带领百姓铺砌成石头路面,大大方便了商旅行人。为节省开支,徐九思亲做表率,在县衙的大园圃中种上蔬菜瓜果,饲养了鸡鸭羊等禽畜,还把园中的水池改建为鱼池。园中的收获不仅改善了县吏的生活,而且节省了县衙的招待费用,而过境的官员却得到较好的招待。
  “俭”,就是节俭裕民。徐九思为官首先自奉清廉,厉行节俭。他要求自己“不嗜肉,惟啖菜,佐脱粟”,即很少吃肉,平时主要食用蔬菜米饭。据说他针对当时贪腐盛行、奢靡成风的情形,在县署前的石屏上刻画了一棵青菜,居中题词:“为吾赤子,不可一日令有此色;为民父母,不可一日不知此味。”两旁一副对联:“方丈石墙为户屏,一丝画菜为官箴。”以此自勉,同时也警示他人。后来画菜的石屏被移至县署的西边,称作“菜铭碑”。这一故事一直流传至今。
  在句容任上,徐九思节俭裕民的事迹还很多。按照成例,收粮簿上有一笔供地方官开支的例金,九思先是分文不取,后来又毅然将它革除。当时的地方官大多以招待过境官员作为投机钻营的重要渠道,滥用公款大肆宴请,重礼迎送。如此庞大的费用开支,百姓不堪重负。徐九思反其道而行之,无论大小官员过境,只能享受规定的接待标准。一次应天府衙有官员到句容,横行索贿未能得逞,便借酒装疯,在县衙谩骂,咆哮公堂。徐九思毫不退让,将他捆绑起来,痛打一顿。此后,路过的官员再也不敢为所欲为了。嘉靖皇帝崇信道教,茅山道观名声很响,朝廷每年都会派遣数批官员到茅山向神佛祈祷,当地民众不堪其扰。徐九思查核财产登记文册,发现有一批盐引银两存在库中,便划拨出一部分,又让当地富户出些捐款,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贫苦百姓的负担。
  “忍”,就是忍让不争。九思告诫自己安于清贫,不争名利,不与贪官同流合污。但是他的忍是有原则的,他对自身的名利可以“忍而不争”,对于百姓的利益,则丝毫不忍不让。正因为他耐得住清贫,忍得住名利,不计得失,才敢于同侵害百姓利益的豪强作坚决的斗争。嘉靖二十二年至二十四年(1543~1545)间,句容连续大旱,官府开仓发粮赈灾。按照旧例,救济粮全部平价出售,粮款上交。九思认为,灾年中真正有难的灾民早已无钱,平价之粮对于他们犹如市价,而有钱的豪民富户却乘机抢购囤积。为此他向上官据理力争,并根据实际情形进行改革,在县内将上司拨下的救济粮,一小部分以市价出售,以归还官仓;其余大部分粮食,他亲自监督,在县衙前施粥,救助饥民,使有钱者无空可钻,无钱者却能真正受惠。与此同时,灾荒年成,九思一改过去宽和的做法,对拒绝借贷而乘机囤积的投机倒卖者、乘灾抢劫者,一一予以严惩。
  徐九思秉公办事,直言不讳,却得罪了时任应天巡抚的丁汝夔,他准备将徐九思贬官,调离句容。当地百姓得知后,一下子集中了数千人前往应天府衙求情,称颂徐公贤惠。很多老人哭着说,没有徐公,他们早就在大灾之年饿死了。后来吏部尚书熊浹出面干涉,才使得徐九思继续留任。
  不争名利、不计得失的徐九思,在句容知县任上一干就是九年,直至嘉靖二十四年(1545)离任。句容百姓苦苦挽留不住,每天都有大批民众与他依依道别,致使其行程延迟了一个多月。民众们并自发为他建生祠达四、五座之多,最大的一座矗立在茅山之顶,名为“遗爱祠”。还有人把徐九思所画的“青菜图”临摹下来,上书徐公“勤、俭、忍”三字经,以自勉。许多人家里,更挂有徐九思的画像,“朝夕必祝”,为他祈福。
  九思被调入京,迁任工部主事,升任郎中,治理张秋河道,工程完竣,遂为永利。后来迁升江西高州知府,因为得罪了严嵩的党羽赵文华,最终以年老体衰为由,被迫致仕。回到乡里,徐九思依旧不改利民初衷,他兴办义学、布施赈济、招抚流民、兴修水利,造福一方。
  万历八年(1580),居家二十余年的徐九思溘然长逝,享年85岁。临终前,扬手高呼:“茅山迎我!”其在弥留之际,心中所牵挂的仍是句容。当然,句容的百姓也没有忘记这位爱民如子的父母官。百姓闻听九思逝世的噩耗,上万人前往他的祠宇祭奠,而此时距离九思离开句容知县任上,已有36年。史书评价徐九思“为句容令,历九载,治行为天下第一”。而祠前众人的凭吊,更是对徐九思一生清廉的最好注脚。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