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济民于世 遗爱留芳--岳天祯 程恭 梅鼎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27  

行事果猛、济民无数的岳天祯

  元成宗大德十年(1306),岳天祯(生卒年不详)被任命为建康路总管,仅次于达鲁花赤(蒙语官名,意为镇守者),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岳天祯原系北方汉人,一家很早就为蒙古效力,他走上仕途,起自承袭其父岳存的冠氏县(今山东省冠县)“军民弹压”一职,执掌一县的纠察工作。之后,他参加了蒙元灭宋的战争。其后,依次在福州路(今福建省福州)、吉州路(今江西省吉安)、赣州路(今江西省赣州)为官,直至升任建康路的二把手。尽管岳天祯为一介武夫,对于南方人也毫无认同感可言,但在任上,他非但没有一点欺虐民众的行为,还做出过大利百姓的好事。
  他上任的第二年,继接二连三的饥荒过后,建康路的粮食又一次严重歉收,民众再度陷入挨饿的困境。由于频繁地出现这种局面,此时官仓里已无粒米可供救济。更为揪心的是,建康的财政也甚为紧张,根本支不出足够的钱来买粮。情况紧急,岳天祯立刻采取了一个果决的措施,向本地富豪伸手,颇带强迫式地劝谕他们出钱赈济饥民,一次性就征集到二万锭的纸钞(元代前期发行的钞币面额有“一贯文省”者,原则上对应铜钱一千文,50张“一贯文省”习称一锭),暂时缓解了饥饿之困。
  粮食奇缺,价格攀涨,商人趁机囤积居奇,如此下去,百姓纵使有钱也无米可买。岳天祯再次采取非常措施,把过分哄抬物价的几个奸商抓了起来,处以杖刑。然后,他又把其他商人召集到一处,赐酒同饮,对他们阐明大义,希望大家降低米价。岳天祯的这些举措,无不体现了他的武人作派,虽然年已70高龄,但性情的刚猛与豪爽不减当年。商贾们都见识到他的为政风格,面对他这番好言相劝,岂敢不从?
  在这场危机中,民众虽受煎熬,但幸运的是没有发展到绝望的地步。饥荒又延续了一年才告一段落,引发的疫病也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灾难平息后,虽然心头还笼罩着惨痛的阴影,但人们并没有忘记岳天祯所做的一切,建康的百姓纷纷自发筹钱立碑,以铭记他的功绩。元武宗至大二年(1309),72岁的岳天祯病逝于总管任上,虽然在短暂的任期内未能有更丰富的治绩,但仅此一事,就足为后世称道了。

化民以教、惠民以桑的程恭

  程恭所担任的是建康路管辖下的句容县(今句容市)县尹,时在泰定二年(1325)。和岳天祯一样,程恭(生卒年不详)也是北方汉人,但程家的蒙古化颇深,他不仅有汉名,还取了个“也先不花”的蒙古名。他本人也精通蒙语,起初曾担任负责翻译的吏员,之后转职多处,因为颇有能力而被选为句容县令。
  不过,程氏也受到过儒家传统道德思想的浸染,程恭的祖父、父亲就分别以仁、孝闻名一方。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程恭也养成了优良的品德,体现在做官方面,一是洁身自好、不贪公私财物,二是勤政爱民,三是重视改善民风。此外,在句容县任官,程恭还有一些具体的利民事迹。
元朝的税种较前代花样更为繁多,而且官府动辄有事扰民,因此地方上大小骚乱时有发生。鉴于这种局面,程恭就提倡以抚民为县官的头等要事,一些不便于民的杂税,县官能做主减免的,他都免去,同时又尽量回避需要大动民力的工程。这样一来,百姓的负担得以轻松很多。
  但这尚属消极的惠民行为,程恭还积极地从义、利两个方面惠及地方百姓。句容是小县,经济落后,教育也不发达,民风比较土野。针对这种情况,程恭拨款兴办学校,并专门聘请才德兼备的名士来教导生徒。句容位于丘陵区,山多地贫,水利条件差,产粮条件有限,仅靠种植稻米,农民生活难以充裕。于是,他便因地制宜,推广种植经济作物,大力倡导民众植桑。在他的督促和带领下,几年下来,全县新植桑树共计有40万亩,百姓大获其利。

爱民无私、爱公如私的梅鼎

  梅鼎(生卒年不详)是三人中最早在建康路任职的,始于大德五年(1301),止于八年。他职位最低,担任的只是所辖江宁县(今属南京)的主簿。
江宁县在元朝是中等县,故不设县丞,县主簿便是仅次于县尹的长官。因此梅鼎所分担的县务是非常繁重,又是县尹的助手,所以很多事情实际都是由他操办。他上任的那年七月,有台风从江宁东北方向经过,导致江潮猛涨,江水倒灌,淹没大批农田,严重破坏了收成,正是他积极设法赈济灾民,才使得沿江百姓基本无人受饥,也无人背井离乡。
  除了主持赈灾,城市建设也归他负责,拓宽街巷、修补路面、修葺公家房屋,他无不用心,就如同维护自家宅舍一般。县里大小诉讼案件,也都交他代理,因为他断案如流、判决无私,所以人们提到他时,都是又敬又畏。
  除了认真负责、富有能力以外,梅鼎还清廉自律,除领取县主簿应得的俸禄外分毫不取,这在吏治普遍腐败的元朝,尤为可贵。
  关于梅鼎的出身背景与仕宦历程,各种史书无载,他留下的只有在江宁任职的作为与风采。担任江宁主簿的时日,可谓他人生画卷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