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一地为官 清廉无异--洪遵 叶适 苏易简 段少连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27  

以民为本的洪遵  

  宋孝宗乾道七年(1171)夏天,时为太平州知州的洪遵(1120~1174)接到了朝廷的诏书,任命他为建康知府兼江东安抚使。此时的孝宗皇帝正锐意进取、准备收复失地,当朝宰相并总管军事的是曾经挫败金人渡江南侵计划的主战派名臣虞允文。建康府是长江下游第一重镇,若欲伐金,则必为东线的主要军事基地,任命洪遵出任知府,而且主管江南军务,可见朝廷对他的信任与期许。尽管如此,他在建康为官时流传下来的事迹,更多地表现在他爱民的一面。
  南宋初年局势动荡,国家钱粮一度非常紧张,为此,官府在原有赋税基础上增加了各种名目的杂项。就农户而言,在既定田赋之外,还要添交“耗剩”粮。隆兴二年(1164)宋金缔结和议后,大局渐趋平缓,已无需征收多余粮食以应急,但“耗剩”却在各地保留下来,农户们不堪重负,建康府的百姓也不例外。洪遵刚到任,就下令免除了本府的“耗剩”,同时为了防止因官府的升斗偏大而导致侵损百姓,他还下令允许农户自带容器前往交纳粮食。两道命令如春风化雨,滋润着农户,经济负担大大减轻了。
  数月之后,作为备战的一个步骤,在虞允文的建议下,朝廷开始将侍卫马军分调到一些重点城市屯戍。驻扎建康府共有五军计一万多人,随行还有妻子儿女。因此光是做饭的灶台就要修砌上万,这无疑是一项浩大工程。倘若只是给出大政方针后布置手下人去办,洪遵倒也轻松,然而他却没有这么做。建造这种大规模的营垒,很可能会侵用百姓的田地,带着这种担心,洪遵亲自到野外视察、选择基址。由于他的精心准备,整个建寨没有劳扰百姓拆除一间房屋、迁徙一处坟茔。
  为了民众,洪遵拖垮了自己的身体。在任的第二年,府境遭遇饥荒,为了及时救济灾民,本来事必躬亲的他更加拼命,积劳成疾。为了疗补身体,有郎中劝他服用矾石,结果非但没有奏效,反而落下顽疾。苦于身体病弱、精力不济,洪遵屡次上书请求退休,但直到第三次才得到朝廷许可。乾道九年(1173)十二月底,洪遵离任而去,次年就因病去世,享年才55岁。说他为民而死,一点也不为过。以民为本、鞠躬尽瘁的洪遵,足为后世为官者的典范。

智勇退敌、保境安民的叶适

  叶适(1150~1223)到建康府为官,可谓临危受命。宋宁宗开禧二年(1206),宰相韩侂胄贸然发动北伐,结果因金朝早有准备,南宋派出的郭倪、李爽、皇甫斌、王大节等几路大军纷纷溃败。此前镇守建康府一带的军队大部被李爽带出北伐,叶适时在朝中,他奏请在建康等处紧急募兵以备不测,但朝廷高估了北伐形势,认为多此一举,没有采纳。当出师不利的战报传来之时,长江南岸几乎无人防守,朝野上下惊惶失措。后悔莫及的皇帝急忙任命叶  适为建康知府兼沿江制置使,负责江南防务。
  到任之后,叶适赶紧募民为兵,修补战备,在沿江增设防御据点。但仅仅数月,尚未达到预期的成效时,反扑的金军已经越过淮河,迅速开进到长江北岸,攻占了真州(今江苏省仪征)、六合等地,并急围和州(今安徽省和县),准备作为渡江的据点。此时江北秩序已是混乱不堪,淮南百姓渡江避乱的不计其数。一日,江北岸边正有一些平民准备南渡,突然有两个金兵骑马跑到江边,民众见状大惊,未上船的争着上船,上了船的争着开船,不少人因此掉到江中淹死,另有两艘船竟在争渡过程中因碰撞而翻沉。此事传到建康,城中官民无不震恐,叶适手下掌管文书的属吏,听闻后恐惧战栗,竟连手中的纸笔都拿不住了。
  然而,叶适既镇定又冷静,他熟知宋金交兵战史,过去也有金人渡江的事例,不足为恐。金军之所以敢于轻率过江,是因为他们知道大宋朝廷远在临安,既不会在建康布置得力防御,也无法及时对战况作出反应。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具有绝对的优势。他认为,古来两军交战,败者多是败于士气,若在气势上被敌军压倒,纵有精良装备,也会不战自溃。目前官兵上下都心怀恐惧、毫无战意,正是犯了兵家大忌。于是,他一边保持镇定的姿态,一如平常从容地处理政务,一边把自己对形势的有利判断广为宣传,军民的紧张情绪得以稍安。
  在安抚人心的同时,他开始考虑防守的对策。与其严守待攻,不如以攻为守,叶适最终决定主动出击。然而南方人不善打阵地战,而长于劫寨偷袭,针对这一点,叶适做出扬长避短的布置。他先是招募了300人的敢死队,令他们半夜过江,隐蔽在水边的芦苇中,遇到金兵的巡逻队,先是放箭射击,继而挥刀上前搏杀,金人伤亡不少。捷报传来,宋军士气大涨。叶适又令仍坚守在江北石跋(今安徽省和县境内)等处的士兵主动出击,夜劫敌营,屡屡得手,斩俘了不少敌军,并焚烧了大量粮草。金兵疲于骚扰,乃解去和州之围,退到瓜步(今南京市六合区东南)驻扎,建康的民心这才安定下来。但威胁仍未解除,叶适再次派出大队人马趁金军疲惫之际发动攻击,轻松取胜,金兵被迫经滁州(今安徽省滁州)撤退,建康安全最终得以确保。在作战的过程中,所有军需全都由官府承担,未应急而扰民,这是叶适的功劳。
  击退金兵有功,叶适由沿江制置使改为江淮制置使。为了进一步巩固防御,他提出在北岸建立堡坞,一则可以屯兵,与南岸守军遥相呼应,二则可以护民屯田,安聚战争中的流民。随后他向朝廷求得巨款,在石跋、定山(今江苏省江阴境内)和瓜步三处修建了堡垒,同时又号召江淮间的土豪们依山水建寨聚民自守,并许诺一切兵器费用都由官府供给,应其号召而新兴的水寨共有47座。在他的努力下,有效的防御体系逐渐形成,无数的流民也得以安置。
  正当叶适在建康为保境安民尽心尽力之时,朝中小人却对他进行诋毁。韩侂胄北伐失败,被保守派乘机杀死,御史中丞雷孝友担心罪及自身,为表明立场,竟主动弹劾叶适,说他曾附会韩侂胄的起兵之议。雷孝友的言词纯属诬陷,然而皇帝未能明辨,主和派大臣又从中施压。开禧三年(1208)十二月,叶适被革职还乡,从此他退居故乡,终日潜心学问。嘉定十六年(1223),病逝于温州,终年74岁。
  明末清初,大学者黄宗羲写《宋元学案》,将叶适革职背后的真相道明。不管他当初对开禧北伐的态度究竟为何,他在建康府退敌保民的丰功伟绩是无法抹煞的,而且注定永耀史册。

俭约朴素的苏易简

  苏易简(958~997)到南京地方为官,是在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980),担任昇州通判。通判负责协助并监察知州的行政,乃是一州的副长官。这一年22岁的他刚中进士,年纪既轻,又无资历,却直接被委派到昇州这样重要的地方任职,可见朝廷对他的赏识。
  在职期间,苏易简兢兢业业,未负官民期望。更为突出的是他的私人生活,始终非常朴素俭约。太平兴国八年(983)任满后,因为有良好的表现,苏易简被调回朝中,担任知制诰,负责草拟诏书。返京之时,随行的船上未载有任何贵重物品,只装了一堆怪石,以及由树瘤木制成的一些器皿。宋太宗见此情景,对他的清廉赞不绝口。10年后,30岁出头的苏易简已位列副宰相,太宗皇帝把他母亲薛氏请到宫中。问道:“你怎样把儿子塑造成这样一块好材料的?”薛氏回答:“他幼时,我就以礼义来约束他的行为,长大以后,则是用《诗经》、《尚书》等经典来训导他。”可以说,苏易简清廉不污的品格,其形成乃是儒家思想熏陶渐染的结果。至道三年(997),苏易简去世,年仅39岁,令人叹惋。

通敏有才的段少连

  宋仁宗天圣七年(1029),36岁的段少连(994~1039)被江宁知府、前宰相张士逊征辟为江宁府通判。
  段少连有着丰富的地方工作经验,来江宁之前他已在数县当过知县,其中不乏以事务繁巨而著称的地区,不过聪敏过人的他无论在何处都能将当地治理得井井有条。此外他还曾在杭州当过判官,有着州级政府的供职经历。凭着对政事的精通,任职江宁后,他表现出了很高的工作效率,无论大事小事都能及时处置,在判决诉讼方面更是得心应手。与他的才干同样可贵的是,他身有傲骨,为政时严遵法律与道德,从不会对权势者让步。
  由于有着良好的表现,任满之后,段少连被上调朝中,分派到御史台担任推直官,掌管刑狱事务。后来因为直谏触犯了皇帝,他长期授职于地方。但不管在何处,他都能有优良的政绩。范仲淹很欣赏他,说他有将帅之才,并推荐他到西北边境对抗西夏的重点防区担任知州。然而到西北没多久,宝元二年(1039)他就因病去世。死讯传来,曾被他冒犯过的宋仁宗也感到十分惋惜,毕竟段少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地方官。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