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克勤克谨 能宽能严--杨克让 贾黄中 马亮 傅尧俞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27  

为官勤谨、决断如流的杨克让

  宋太祖开宝八年(975)十一月,宋军攻破南唐都城江宁府(今南京),改为昇州。第一任长官名为杨克让(912~980),时年64岁。他曾在西川地区为官,颇有政绩,任满后回朝,因积极进言而获太祖赏识,原本打算任职于朝中。然而时运不济,有嫉恨他的人向太祖告状,指责他行事不端,他因此再次被下放到地方为官。大军征南唐时,朝廷预先安排他镇守南唐国都,城破之后,他即被授予知州之任。
  杨克让在昇州为官的时间仅一年零三个月,不过事事俱繁,修缮城池、接收敌产、变更法令、安抚人心,都由他负责。面对繁冗的事务,杨克让总是勤勤恳恳,他每天早早的就上堂办公,直到黄昏才离去,有时甚至通宵劳作。同时他又表现出非凡的干练,几乎所有事情都在当天就解决或安排好,府中始终没有积压的文案。人们无不称赞他是一位才能出众的官员。
  太平兴国二年(977)二月,杨克让应召回京赴命。此后,他仍屡被派到要地为官,直到太平兴国五年病逝于广州知州任上,终年69岁。他一生为官,除了勤谨干练之外,其廉洁的品格也为人所共知,这就更显出他的可贵了。

施政宽简、廉谨奉公的贾黄中

  继杨克让之后,被任命为昇州知州的是贾黄中(941~996)。与杨克让不同的是,贾黄中这时才37岁。由于16岁就中了进士,步入仕途较早,所以年纪虽轻,但倘若论起贾黄中的地方工作经验,其丰富程度不在杨克让之下。此前,他已几次在宋朝新收复区任职。
  在任宣州知州期间,州境大饥,很多饥民沦为盗贼,贾黄中便捐出自己的俸禄来买米煮粥,救济了数千人,同时又积极安抚民心,力保一方平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有了在宣州的经历,走马江南,也就轻车熟路。他明白,江南是新归附的地区,民心不稳,生活一旦稍为艰难,就会有人起来作乱,因此地方官的要务就是安定民心。到昇州后,他施政事事从简,坚决反对扰民。他还积极招抚因战乱而生的流民,分给他们田地农具。种种有力的举措,令昇州稳如磐石。
  在他的任期内,发生过一件影响较大的事。到任不久,贾黄中按例巡行官衙,他发现有一间房屋与众不同:门窗紧锁,还贴着层层封条。这不禁引起了贾黄中的好奇,预感这里面多有蹊跷。他命人把封条揭去,又费了很大周折才把房门打开。映入贾黄中眼帘的,是满屋好几十只上了封条的大箱子。他连忙下令撬开其中一个,令他和随从都吃了一惊,满箱都是金银珠宝。剩下的箱子挨个被打开,无不如此!
贾黄中询问道:“这些财宝是从哪来的?”手下说:“这间房屋以前就是这么封着的,账簿上也未见登记这些物品,想必不是本朝的东西。”既然不是本朝的财宝,州衙又是原南唐皇宫的一部分改建而来,看来这些财物定是李氏皇家的奢侈品。有人提议说,这些东西值钱无数,不如拿去变卖,充实本州的府库。
  没收为本州官产,长官便可自由支配,从中牟利也极为方便。倘若换了旁人求之不得,但贾黄中则公私分明。若是把这些东西留下来,至少有两种流弊:一是交给吏员负责变卖,极有可能会诱发贪污,败坏吏治;二来这些珍稀的宝物流到民间,定会引起不法之徒的注意,从而危害地方上的治安。审慎考虑之后,他最终做出决定,把这些箱子重新封好,全部上交朝廷处置。
  收到了昇州上交的财物,宋太宗十分高兴,他对着亲臣夸耀贾黄中:“假如不是因为贾黄中的廉洁谨慎,这南唐留下的财宝,可就要污法害人了!”为了表示奖赏,皇帝赏赐给贾黄中30万钱。相比于他此举显隐两面的功劳,这丰厚的赏赐并不为多。

严惩恶徒、智实官库的马亮

  南京在宋朝时的历任长官中,马亮是比较独特的一个,他曾在此四任官职,在一地任职如此频繁,实属罕见。在第一次任职期间,他留下了两桩广为人知的事迹。
  马亮(?~1031)初到任后,便努力救疗人们的疾苦。当时昇州一带民风比较轻躁,人们相处时稍有不顺之事往往就会反目成仇。遇上生性顽劣之辈,更会作出过激的报复行为,聚众斗殴还是小事,危害更大的是常有人纵火以报仇泄愤。一旦火起,伤及四邻,数家受累,且放火者都在黄昏后作案,火情很难及时被察觉。纵火案曾屡有发生,但官府始终无有效之策,只是消极应对,破案时多不用心,时有漏网之鱼。马亮则不同,他崇尚仁爱,珍视生命,对于危害大众生命安全的纵火行为,绝不宽恕。他一方面申明将对这种行为严惩不贷,一方面投入大量人手监视火情。通过严密的调查,抓到了不少纵火犯,经过讯问,其中有些竟多次作案。这些人之所以飞扬跋扈,主要是官府监管不力。为了杜绝后患,以儆效尤,马亮下令处决其中罪大恶极者。从此,昇州的治安大为好转,纵火之事罕有发生。
  当时昇州内城东北角是南唐的德昌宫故址,原系皇家仓库,藏有大量金帛和兵器。入宋以后,库存都被抄空,建筑也被拆毁。后来,人们常常在遗址上发现少量供嫔妃宫女化妆用的铅粉,但历任官员都未曾在意。听说这个情况以后,思维敏锐的马亮认为,既有铅粉,则造粉用的铅说不定也是藏于此处。于是他便带人到该处发掘。挖地三尺,果然找到了铅,竟有200多斤。他将这些铅转卖给商人,共得钱百万缗(一缗为一千文钱)。当时官府财政紧张,办公设施长期未能备齐,马亮凭着这笔“意外之财”,很轻松地就解决了经费的不足。同样难得的是,在这之前,他从没有想过以加重百姓的负担为手段来筹集资金。
  马亮爱护百姓、办事有力,既受到朝廷的嘉许,更得到了百姓的爱戴。再加上他几出几进,当地的百姓都把他当作自家人。当他第四次来到江宁府时,百姓热烈欢迎,城中气氛比过年时还要喜庆。天圣七年(1029),71岁的马亮告老还乡,两年后逝世。江宁民众为他建祠,他四任金陵的事迹也被当地人传为美谈,直到宋末,还常常有人提起。

直而不激、勇而能温的傅尧俞

  傅尧俞(?~1089)到江宁府为官是在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两年前,他从地方上奉调回朝,当时正值王安石刚刚主持新法不久,因为两人私交不错,便想让他作为自己的得力援手,负责规谏朝政得失、并有权弹劾大臣的知谏院。傅尧俞对新法持有异议,认为尚不成熟,面对王安石的一番盛情,面对提升的宝贵机会,他坚持己见。就这样,他被安置到一个无关紧要的职位上,没多久又调出朝廷,先是担任河北路转运使,不久又出任江宁知府。
到了江宁以后,与王安石有异见的傅尧俞却没有对已推行的新法作任何变更。这虽出乎多数人的意料,却恰恰符合他个人的原则。英宗时,他由谏官出任和州(治历阳县,今安徽省和县)知州,当时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君子素其位而行,谏官有言责也,为郡知守法而已。”在他看来,人无论处在什么职位,都应以做好本职工作为己任,地方长官就应该遵守中央的法令。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在江宁无所作为,在遵循新法的同时,他更注意尽量减少法令实施过程中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避免使民众受困。在职期间,他为政以宽容平易为本,但同时又不遗余力地打击奸猾豪强,使普通民众生活安宁。与他的贡献同样令人称道的是,他的生活非常简朴,吃的是糙米,最多只有一个荤菜,身上所穿与平日所用,直到坏了都不肯换。
  熙宁七年(1074),傅尧俞离开了江宁府。之后他又相继转调过好几个地方,哲宗即位后再次返回朝中,于元祐四年(1089)病逝。在他生前,司马光曾评价他兼有清、直、勇三种美德,大儒邵雍则赞叹他清廉而不炫耀、正直但不偏激、勇健而又温和。对照傅尧俞的为官,这些评价精辟而准确!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