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存心济物 视民如伤--程颢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27  

  宋仁宗嘉祐六年(1061),25岁的上元县令李仲通迎来了一位新的副手。他是刚从几千里之外的鄠县(今陕西省户县)远调而来,这一年30岁。虽只是而立之年,但他的气质,比之少年老成的李仲通,更显得持重,这位新来的主簿就是程颢(hào)(1032~1085)。十多年后,士人以不知他的名字为耻;百余年后,他被尊为贤哲,列位孔庙;再往后的700多年里,他的思想一直是作为社会的常识而存在。然而在此时,他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官。州县官吏职位虽轻,但程颢却在这上元县主簿任上,做了不少实实在在惠及他人的事。其中有三件最值得称道。
  第一件事,是程颢一到任就着手做的。宋朝的法令不抑制土地兼并,故富民豪强往往多占田地。而为了逃避赋税,他们又多隐瞒田产,再加上官方对每户所占土地未能及时统计,因此地多者缴税偏少、地少者缴税偏多的田税不均现象相当普遍。上元县田税不均的程度,比起其他县还要严重。这里地形复杂,县城附近土地平整肥沃,稍远则是多山地带,土地相对贫瘠。再加上路途远近不同,因此县民们都希望能占有近城的良田。一县之中,土地的亩价大致平均,因此就购田而言,人们的机会相对均等。然而,垂涎良田的富户们却想尽办法打通关节,导致县里作出调整,提高良田的亩价而降低税金。调整后的政策表面看上去似乎不失公允,但资产中下人家便因此无力购买好地。时间一长,良田贱税的优势就显现出来,那些只能买到劣田的百姓,却要交颇重的税金,他们的生活愈发艰难。
  县令李仲通并非无意革除这些弊病,只是担心豪强从中作梗,因而迟迟未有行动。程颢上任后大刀阔斧,雷厉风行,一边制定新条令以调整税收,田优税轻者增重,田劣税重者减轻,一边鼓励李仲通果断行事,不惧艰难。新条令实施没多久问题就来了,豪强们发现自己的利益受损,一个个都坐不住了,他们软硬兼施,贿赂恐吓,试图恢复旧制。程颢是软硬不吃,“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这是此前他在鄠县任主簿时所写的诗句,向以孔孟之道自律自勉的他,又岂会被利诱威逼所撼动?县里的豪强最终畏服了,新法令实行不到一年,就已有17000多家的田税得到了调整。
第二件事发生在程颢来上元县的第二年夏天。是时,李县令因故罢去,县里的大小事务都交由程颢一人代管。一天,程颢正在县衙批阅文书,手下神色慌张地跑来向他报告,陂塘决口了!听到这消息,程颢随即匆匆赶往事发地点。上元县处于丘陵地带,稻田的灌溉尤其依赖陂塘供水。如今围堤已多处溃决,其破溃程度,需要千人劳力及时修补才行。
  根据本朝通例,要派发千人规模的劳役,县令是没有权力的。必须先要上报州府,再呈转运司,转运司计算好工期费用再调发民夫,如此才好开工办事。如此一折腾,等到工程开工至少一月。如今盛夏烈日炎炎,禾苗若无灌溉,撑不了几天就全枯死。若是违反条例办事恐怕脱不了职责,轻则罚俸,重则革职。然而,禾苗枯死,农人何来粮食抵税,年底还靠什么生活?
  程颢考虑再三,民以食为天,“为了救民而获罪,又算得了什么呢?!”他随即下达命令,调集人手,赶紧修堤!在他的指挥下,民众踊跃参加,堤围很快就被补好。事后,也许是程颢所为打动了朝廷,他没有受到责难。而上元县的农民,则在这一年的秋天,迎来了一场大丰收。
第三件事也是程颢在代行县令后所办,不过这次惠及的对象,并非上元县本地人。上元县濒临长江,又是江宁府治,水运交通发达,每天江面上来往的船只络绎不绝。这些船只大多以私船为主,但远道而来的官船也不少,多是负责运送物资的。他们难免不习惯异乡的气候,士卒们往往因此染上疫病。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江宁府便在上元县境择地建了一个营寨,称为“小营子”,以暂时安置这些生病的舟卒,每年送到营中的,不下数百人。
然而,每次送到这里的人,大多一命归天而没能再走出去。历来府县官都没有人去调查,很可能是担心被病人传染,更主要是士卒身份低微,官员们懒得过问他们的死活。
  程颢听闻此事,亲自走访了“小营子”。这才得知这些士卒大多不是死于疾病,而是人为所致。
  原来营中的粮食供应,以官方文书为凭。病号下船后先送到营中,由负责安置事务的官员再向江宁府汇报数目,府里据此开好文书,再调运供给粮食。这个过程本来就耗时,若再遇上府中文案积压、官员办事拖沓,则营中想要的粮食就遥遥无期。无奈,一个个瘦弱的病号,就让繁琐的手续给折腾死了!
  得知此情,程颢立即越级上书一封,呈交给总管粮饷的转运司,恳请马上拨运足够的米粮贮存在营中,批准新到者可先直接取用。转运司了解实情后,予以采纳,并定为惯例。此后,“小营子”成了名副其实的疗养所。程颢的善举,拯救了许多人的生命。
程颢为人真诚,他曾说:“一命之士,苟存心于爱物,于人必有所济。”用现在的话说,如果一个人真正爱惜自己的生命,并将这种爱推广至万物,那么必定能对他人有所救助。
  他在县里任官时,为了时时提醒自己,将《左传》中“视民如伤”四字,贴在自己随时都能看得见的地方,也就是要把百姓疾苦看作是自己的伤口一样。一个人对自己的伤口不可能视而不见,这正是程颢一心为公之所在。
  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程颢卸任而去。在上元的三年里,他不仅尽力济民,还积极地开展道德教化、破除迷信淫祀。他从不严苛去推行法令,却总能得到民众的自觉遵守,这样的号召力,与民众对他恩德的感戴是分不开的。程颢不愧为南京历史上一位难得的好官。他曾说过这样的话,“县之政,可达于天下;一邑者,天下之式也”,把治理一县看作治理天下一样认真对待,是程颢作为地方官的超人之处,这样的人生态度,和他在上元县的所作所为,足以传之不朽,成为后世的榜样。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