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精勤为民 廉洁立身--苏颂
来源:   更新时间:2018-07-06  

    宋孝宗时,朝廷要选定四川地区的军事统帅,大臣王淮推荐留正担任,留正是福建人,但孝宗皇帝对福建人存有偏见,他上来就问:“留正该不会是闽人吧?”王淮仅凭一句话就打消了皇帝的疑虑:“闽地以前虽然出过章惇、吕惠卿这样的小人,但不是也出过曾公亮、苏颂、蔡襄这样的名贤吗?”在王淮所举的福建三贤中,苏颂历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徽宗五朝,官至宰相,是宋朝著名的元老之臣,再加上一生为官清正,更是为士人所推崇。这位五朝元老第一次担任百姓父母官的地方,正是南京。

  今天的南京,在宋仁宗时为江宁府,苏颂(1020~1101)担任的就是所属江宁县的知县,那一年是庆历三年(1043),他24岁。虽然年纪很轻,又是初掌民政,但苏颂却做出了不凡的治绩。他的成就,主要集中在处理土地户籍方面。

  上任不久,苏颂便接到了一桩诉讼,官司的源头在于对土地归属权的争执。乡民甲说乡民乙侵占了他家的祖田已久,而乡民乙怎么都不承认,说这田地自祖上以来就是他家的,何来侵占一说。两家又各拉了一些乡邻作证,问题非但解决不了,反而越闹越大,便来报官,求苏颂定夺。

  这个诉讼按理并不难断,只要有官府的授田文书即可知道谁对谁错。然而没想到的是,因年代久远,两家都拿不出证明的文书。就在苏颂感到为难之时,乡民甲提供了一条线索,说有关祖父授田的年份他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是在某某县官将要离任的那一年,官府肯定作了登记。于是,苏颂便问下属:“诸君是否知道该县官任期是何时?”县吏们面面相觑,一个个都说不知道。

  面对如此暗昧不明的线索,苏颂沉默半晌,看来只有查阅官员任职的文书了。他带领几个下属将过去几十年的文书档案全都找出来,一摞摞一本本一页页地翻查,终于查到。再检阅那一年的土地登记簿,果然有乡民甲祖父的名字,授田多少,是一清二楚,这才了结了这桩官司。

  因田产而引发的官司,在江宁这个编户两万多、方圆百余里的大县里时有发生。苏颂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接到此类诉讼,有些查查田簿就可结案,有些则不行,这就需要他花更多的时间去查访实情,而他始终不厌其烦。与此同时,苏颂也积累了不少工作经验,在受理诉讼时,他总是不忘顺带询问打官司的乡民,问他们的邻里现有哪些人,各家人丁、田地又有多少。这样,他对县里户口田产的现状,便有了越来越充分的了解。

  再到后来,苏颂更采取一劳久逸之法,对全县户籍再行一次统计,掌握了详备而精确的户籍信息。某日,有几个被传问的大户为了逃税,在汇报时故意隐漏财产,以为可以蒙混过关,不想却遭到苏颂的严厉责问:“你们家都还另有一两名家人,以及数亩良田,为什么都不说?!”这些狡猾的大户怎么也没想到,苏颂竟对自家情况了如指掌,大惊失色,再也不敢有所欺瞒。此事传出之后,全县上下都将苏颂看作是神明一般。

  为了更好更快地进行统计,苏颂又创立了一些“独门绝技”,操作起来既简便易行,又绝对可靠。他的这些办法不但用于江宁县,更为邻县所借鉴,很快,各县都查出了不少占田数目与缴纳税金不符的人家。为此,几个邻县县官竟亲自登门感谢苏颂,还指着随行的平民说:“这些人能够免于被官府枉收田税,都是拜您所赐啊!”

  苏颂在处理包括土地问题在内的民众争端时,不仅仅停留在判定是非曲直的层面,更用心去调解民众因争端而生的仇怨。他总是诚恳地劝解说:“你们虽然目前出了矛盾,但终归还是乡里乡亲,矛盾是一时的,做邻居是长久的,若因这些小事而交恶,万一你们家出了大事需要救助,还能指望谁来帮忙呢?”经过苏颂的劝解,诉讼的双方有的当场就和好了。他的不懈努力,使江宁县的民风大有好转,原先好讼好斗,如今淳厚有礼,民众关系和睦了,社会秩序因此大为安定。

  苏颂在江宁县的治绩,得到了百姓的赞叹和同僚的推崇,也得到了上司的认可。朝廷派到江南东路监察地方官员的提刑官王鼎以及转运使杨纮和判官王绰,三人以办事严苛著称,竞相揭发贪污腐败和毫无作为的官员,甚至对很微细的罪行也不宽恕,因此被下属暗地里称为“三虎”。然而就是这三只老虎,在调查了苏颂于知县任上的所作所为后,大加赞赏:“苏颂为政,实在非我们所能及!”“三虎”的赞叹,既是对苏颂做出的成绩,亦是对他尽责爱民的态度以及清廉不污的人品的肯定。

  庆历六年(1046),在知县任上快要做满3年的苏颂,因父亲病故而提前离去。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的五月,82岁的苏颂在润州(今江苏省镇江)家中病逝。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然而他们怎么都不敢相信,作为五朝老臣、生前官至宰相的苏颂,家中的境况,却是和他的身份极不相称,宅第破旧仅能遮蔽风雨,衣服家具也都格外陈旧,简直可以说是到了寒酸的地步,令观者感慨万分,更是敬佩不已!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