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清明断案 造福一方——元 绛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27  

卫 追溯宋朝,如果提到判案英明的官员,人们一般只会想到包拯。其实当时因善断公案而知名的官员还有不少,其中有一位和包拯同处一个时代,同包拯一样做过开封府尹,同包拯都曾被授予龙图阁直学士的职衔,而且还同包拯一样在南京地区做过官。所不同的是,包拯任江宁知府,他只是江宁府的推官(系协助知府工作的属官)兼上元、江宁两县代理县令。这个人便是元绛。
  元绛(1008~1083)是在宋仁宗明道初年(1032)到江宁府供职的。上元、江宁两县是江宁府的附郭县,府衙、县衙同在一城,因为方便,有时就干脆省去县令,由府里官员代行其职,元绛即为如此,当上了两县县民的父母官。这时的元绛25岁,正是血气方刚之年,一到任上,便果敢地为民众除去一害。
  江宁县境横山脚下有一姓王的富豪,为富不仁,有三桩恶行最为昭彰:一是经常霸占他人田地;二是经常诱拐和掳掠民女当奴婢;三是有乡人曾打算到官府告发他,他便派人将告状者杀了灭口。乡人非常惧怕这个目无王法的害民贼,都称呼他为王豹子,视作洪水猛兽一般。然而,此人横行乡里已久,逍遥法外。
  元绛上任后,下决心清除县政的流弊,首先就是揪出隐藏的奸狡之人,既包括横暴的豪强,也包括不法的胥吏。王豹子又是欺害乡民,又是勾结官吏,自然很快被捉拿归案。面对这位新来的县官,王豹子还存有一丝侥幸,以为自己的大多恶行尚未暴露,以为这次被抓只是小小的偶然事件,花点钱凭着关系便可消灾。然而他想错了,元绛不但在捉拿他之前已对其恶行明察暗访、了如指掌,而且毫不留情地将与之牵连的胥吏加以惩处。在提审的这一天,元绛在公堂上将王豹子的罪状一一列举,他面如土色,证据确凿之下罪责难逃,只得一一供认不讳。元绛宣布,将王豹子立即处死,并将此事张榜告示民众。嚣张一时的豪强终于被正法,被侵害的百姓无不欢欣鼓舞,面对新县官的明察刚毅,奸狡之辈无不畏服。
  王豹子一案的处理虽广为人称道,却不如另一桩案子更能显出元绛的明白善断。一日,一个年轻妇人哭哭啼啼地跑来报官,为的是她的丈夫被仇家加害,只求元绛做主,赶快将凶手捉拿严惩。元绛稍稍讯问之后,根据妇人的供词,大抵得知了一些主要信息:
  妇人一家住在上元县境钟山之南,户主喝醉了酒,与住在山北的仇家在路上相遇,他借着酒劲便同仇家打了起来,打了好久被人劝散,等到回到家里,已是鼻青脸肿。次日早上妇人听见丈夫在呻吟,一看丈夫小腿正血流不止,再一看,原来他的双脚全无——肯定是被夜里偷偷入室的盗贼砍断的!妇人急忙询问邻人,是否有谁看见凶手,邻人都说夜里熟睡,并不知情。不过他们提醒妇人,或许是昨晚和她丈夫互殴的仇家所为,否则实在想不出谁还有这么大的嫌疑。
  线索似乎很明朗,不过元绛还是感觉有疑点,他问助手:“你们怎么看?”助手回答:“山民借酒好斗,这种情况由来已久,报复起来也难免有不择手段的。”纷纷同意应将那仇家捉来拷问。于是元绛便下令:速将嫌疑犯提来。
  仇家很快就被带到,这时候派去妇人家进行现场调查的衙役前来报告,伤者因失血过多而死。入室伤人案遂升级为命案,人命关天,案子的审判刻不容缓。元绛命妇人先下堂去,他要对疑犯进行隔离审讯。疑犯承认与死者打斗,但绝不承认入室行凶,言辞之间毫无心虚之态,纵使以严刑相威吓,仍然没有招供的意思。元绛起先的疑惑这时更加重了,此事蹊跷甚多,绝对不能急判。
  思量之后,元绛下令将疑犯暂时收押,随后又通知妇人说:“你的仇家已经认罪伏法,过几天就会将他正法,你现在先赶快回去,准备你丈夫的丧事吧。”妇人一听已经结案,遂悲悲戚戚地谢恩而去。紧接着,元绛找来一个平时办事谨慎、深得他信任的小吏,对他说:“你速去跟踪这个妇人,有什么奇怪的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事情真的如元绛所预期的那样,不一会,小吏匆忙赶回来汇报:“那妇人出衙门稍远,便遇到一个和尚,两人见面后窃窃私语。更奇怪的是,妇人在衙门里还哭哭啼啼,这番与和尚说话时竟笑了起来。”元绛心里有数了,他命衙役速随小吏沿路追踪,将和尚与那妇人一并捉来。
  两人很快就被带到县衙,稍加讯问,便从实招来。原来杀害妇人丈夫的凶手,正是这僧人,而妇人则是共犯。妇人与僧人早有奸情,当日晚乘着丈夫外出饮酒,妇人便又把僧人召来家中私通,晚上丈夫大醉而归,僧人无从走避,妇人便将他藏匿家中。待到深夜,妇人僧人便合谋作案,将丈夫的脚砍去,原本只想将被害者弄成伤残、不能管事,不料结果竟致人于死地。之所以敢于作案,是因为被害者刚与仇家大打出手,如此正好嫁祸于人。
面对出人意料的真相,元绛的下属们惊讶极了,不过他们更为惊讶的是元绛异于常人的举措。元绛对他们解释道:“妇人来告状时,我见她哭得不够哀伤,当时就觉得是有什么隐情。等听了她的供词后,再一看她的衣服,干干净净,尤其是裙角,竟然没有一点血污,既然与重伤者同席而寝,又岂会如此?这才下了调查妇人的决定。”下属们听后,对他的精细与洞察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听说了断案的经过,全县百姓没有不惊叹称颂的。
  元绛善于判案的名声因此传扬开来。他虽然断案精明、纤毫不差,但他在判决时却常常以宽容为本,民众犯有小错,倘若真是情有可原,他便不穷加追究和严判,这是元绛更为可贵之处。
  作为上元、江宁两县的长官,元绛清明断案,严厉打击不法,造福甚多。而作为江宁府的属官,元绛也有过很大贡献。在任期间,江淮发生大旱,府境涌入大量饥民,官府下令开仓放粮,煮粥供给流民。作为这件事的主管,他不辞辛苦,常亲自看望饥民病号,并仔细调查、平抑各处的米价,使得本地百姓并没有因买粮而发愁。通过他的努力,在这次饥荒中得以保全生命的民众有数十万之多。明道二年(1033),知府李若谷和当时负责安抚江淮的范仲淹将其事迹上报朝廷,元绛不久就得到了皇帝的召见。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