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三守建康 遍施惠政--马光祖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27  

  宋理宗景定五年(1264)五月的一天,天气有些炎热,建康府城外的大道边却挤满了人,他们正翘首以盼一个人的到来。“快看,大人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句,只见远处有一队人马正护卫着一顶轿子缓缓而来。队伍渐行渐近,终于停了下来。轿子里走出一位须发半白的老者,守候的民众都围拢了上来,纷纷下拜。“大人,我们日盼夜盼,总算把您盼回来了!”“大人,您的白发比起当年又多了!”争着问候老者的人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很多甚至流下了泪水。面对热情的人群,老者的眼睛也湿润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勾起了他不少回忆——他这次到来,已是三度亲近建康府的百姓了。这位老者,就叫马光祖(约1201~1270)。
  宋朝时,南京先称昇州,后升为江宁府,高宗南渡以后又改成建康。在此地担任州府长官的,大多来去匆匆。按照宋制,州府长官三年一替,但很少有能届满,卸任之后,与南京的缘分已尽,多数不会重返旧地,更何况再度任职。不过,在历任知州知府中,偏有两位与众不同,不但任期长,更是几度调返南京。巧的是他们都姓马,一个是仕官于北宋早年的马亮,另一个就是马光祖。倘若比较两人在南京做出的功绩,马光祖更胜一筹。
  马光祖首次调来建康是宝祐三年(1255)八月的事,受命出任建康知府,同时兼沿江制置使和江东安抚使,负责沿江的防务与江东地区的军政。是时,蒙古的铁骑正屡屡侵扰淮南,建康已算得上是前线城市,它的安定关系到军防的稳固,进而关系着国家的安危。马光祖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一上任就把朝廷例行补贴的办公经费总共20万缗(一缗为一千文钱)全部拿出来,用于支犒军民,鼓舞士气。次年,马光祖创立了游击陆军、水军计5000人,大大充实了建康的兵力。为了巩固军心,他还专门拨钱资助士兵们的婚姻大事。在民事方面,马光祖所做的事情就更多。
对于无依无靠的老人孤儿,无力自养的伤残者,他都拿出钱来救济。对于生活艰难的寡妇,他抛弃“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顽固观念,帮助她们择姻再嫁。“烛影摇红,记取媒人是马公”,他甚至常常亲自做媒。
  溧水、溧阳两县是建康府属县,赋税颇重,尤其以酒税为繁。为了休养民力,马光祖奏清免除了一年的酒税,其余各县租税也都相应调低。
当时财政紧张,朝廷便滥发纸币,搞得物价高涨,百姓生活不堪重负。马光祖则主动借公钱给急用的百姓,两个月后偿还,借多少还多少,不要一分利息。
  宝祐五年(1257)的冬天,建康府连遭大雪,大多数人都没有足够的衣物御寒。面对突如其来的雪灾,马光祖立即下令赈济灾民,然而府中的预算难以应付这意外的灾变,他便自掏腰包,捐出30万千钱,救助了成百上千的人。
百姓对他的功德自然感戴万分。宝祐六年(1258)二月,马光祖被调离建康,继任知府远不及他,当地百姓因此更加思念光祖为政的时日。他们的心声甚至传到了皇帝耳中,再加上马光祖在建康政绩斐然,朝廷很快就决定把马光祖“还给”建康。开庆元年(1259)三月,调出仅一年的马光祖再次任建康知府,民情大悦。
  三年的任职,使马光祖对建康产生了感情,他更加用心地去做利民的事情。疏通河道便利行舟,修桥补路便利行人,建亭设馆供民休憩,他把城市建设当作布置自家庭院一般亲切对待。修建学院,创办小学,提高教育支出,立先贤祠以为学子榜样,他把本地的读书人当作自家子嗣一般认真培养。租税名目繁多,他一再削删,只为减轻百姓的负担。从前官府借给百姓的钱,不少人无力偿还,累计达一百多万缗,马光祖宣布无偿支出,免去了人们头上所顶的重债。他在惠民方面所做的事情,比上次又多了许多。
  景定二年(1261)十月,马光祖被皇帝宣召,再度离开建康。三年之后,因为民心与政绩的缘故,朝廷三度任命马光祖为建康知府。任命的诏令刚下,马光祖尚未动身,消息就已传到建康,民众无不欣喜。上任的那一天,人们早早地都到城外迎候,从而出现了官民对泣的感人一幕。
例行的支犒军民是少不了的,对于租税还是尽量削减,对于生活艰难的下等户,依然毫不犹豫地拨款救济,这些行事,都一如既往。某些方面,马光祖则比从前更为尽心。建康城中有不少弃孩,以往马光祖虽有救济,但效果有限,尤其是弃婴,他们更需要照料,否则还是难以生存。这一次,马光祖专门创办了一个机构,根据孟子“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取名为“及幼局”,收养这些弃儿,公费雇请乳母、供给钱粮,一直抚养到7岁能懂事为止。因为这个举措,几年内,有数百个小生命得到了保全。
  景定四年(1263),朝廷为了征集粮饷,开始试行权相贾似道所立的“公田法”。这虽有助于国家收入的增加,但对普通百姓并无什么好处。至于备战卫国的军官们,各家的田地都不少,因此法令的推行,还会削弱军队的斗志。起初公田法在两浙试行,已激起了不少怨声,此后不久又打算进一步推广到江东地区。马光祖听说后觉得,江东是边防地带,稳定人心最为重要,因此坚决反对。但这是对朝廷意志的违逆,当权的贾似道又独断专行,压力可想而知。但他始终没有动摇自己的看法,上书贾似道直言公田法不便推行,请求不要在江东施行,并表示,如果执意要做,那么“罢光祖乃可”。面对他的强硬态度,朝廷最终放弃了原先计划,江东地区的人心与社会秩序从而得以避免不利的影响。
  马光祖在建康一待又是5年,其间,事事用心的他觉得自己已经年迈、精力不济,多次上书请求离官休养。但上到皇帝、下到百姓都极力挽留他,朝廷给他回复的诏书中,以西汉著名贤臣黄霸在颍川郡担任了8年太守的事例来鼓励他,希望他更有作为。直到咸淳五年(1269),年近古稀的马光祖才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辞别建康,入朝为副宰相,但没多久便退休,建康实际上是他仕途的最后一站。咸淳六年(1270),马光祖去世,建康士民闻讯悲恸,追思不已。马光祖在世时,建康民众就已为他立过六座生祠,去世后,人们更是立祠祭祷。直到元朝中期,当地百姓还常常提起他的功绩。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