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刚严守法 仁厚爱民--包拯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27  

  提起宋朝的好官,人们大概都会想到那个铁面无私的包公包拯;提起中国历史上的清官,人们同样也会第一个想到包公“包青天”。不过在人们的记忆中,似乎包拯就只是开封府的包拯,他的一切事迹都是在担任开封府尹时而为,这多少是受戏曲小说的误导。实际上,包拯担任临时代理开封知府为时仅两年。此前,他曾在朝廷中和地方上当过十几年的官,转调多处,也留下不少事迹,却不太为人所知。比如,包拯就曾任过江宁府(今南京)知府,而这恰恰是他调任开封知府的前一站。
  宋仁宗嘉祐元年(1056)九月,58岁的包拯(999~1062)从池州(今安徽池州)来到江宁府,府中的僚属和管辖的县官们很早就接到了这个消息。包拯的大名早已闻之,听说他要来,一些人心里惴惴不安。据说这是一个敢于在朝堂上跟皇帝叫板的人,又听说这是一个曾经连续弹劾过多名大员的人,还听说这是一个讲话总不留情面的人。在没有亲眼见到包拯之前,在紧张猜测的同时,他们多少心存侥幸,或许这位新知府没有传闻中所说的那样严厉和难处。
  包拯来到了,吏员们按惯例恭恭敬敬地迎候。有的人满脸堆笑,想要试探性地向包拯示好,但很快又无奈地把表情收敛起来。因为他们发现,这位知府大人的脸一直是板着的,对于他们的笑脸无动于衷。眼见为实,看来传闻并无夸张,他的确是一个不给情面的上司。这对于当官只为混日子的人而言,对于把职权当作牟利工具的人而言,难熬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一上任,包拯便开始对下属进行严格的考察,每个人的品行如何、能力怎样,包拯都会通过观察他们平时的行事逐一了解并作出评判。对于工作懈怠、能力平庸的人,包拯必严厉斥责。倘若查到谁有贪腐行为,哪怕只是小吃小沾,他都一定狠狠地给予惩罚,这些都是包拯一贯的作风。从前在朝中向皇帝上书言事时,他就提出两点:第一,贪污的官吏和盗取百姓财物的贼人没有什么差别,必须按律严惩,绝不因私情而从轻发落,纵使遇到大赦,也应该永不录用;第二,地方官吏尤其是县官都是民之父母,担负着改良社会风气的重要责任,如今却多为庸人,没有能力更没有责任感,能不造罪就是好事了,根本谈不上推行教化、造福百姓,因此必须慎重甄别挑选。到了地方上,他便将自己的这些想法付诸贯彻,在江宁府自然不会例外。这样一来,一府上下便不见了松松垮垮的习气,原先懈怠的人也变得勤快起来,贪污的现象看不到了,有恶行的人也受到处置,原本有小偷小摸的人也“金盆洗手”,吏治为之一新。
  不只是为官的环境与以前大不一样,有人发现,在私生活方面,包拯同他们过去相处的长官也大相径庭。过去的知府,平日生活大多都保持着长官做派,吃的要好,穿着华丽,用的家具也比别人的要贵重。包拯则不同,衣食住行极其俭朴,吃的饭总就是那么简单的几个小菜,身上的衣服都是廉价匹料,除桌橱椅柜等必要的家具外,家中没有多余摆设。这一切,都令属下汗颜。
  还有一点与过去的知府大不相同的是,包拯在任时,同亲戚、老友们几乎未曾有过一次往来,非但没接见过谁,就连书信也不通一封。包拯最反对以权谋私,在他眼中,为官就应当恪守公法,不可能再如普通百姓一样顾及种种私人关系,他严格对待别人的同时更严于律己。3年前,他在故乡庐州为官,老家的亲朋旧友乘势横行起来,他的表舅甚至触犯了法律。人人都以为包拯会法外开恩,但他却毫不留情,把表舅抓了起来鞭打一顿,从此家乡的亲友再也不敢嚣张了。在老家尚且如此,在江宁府就更不用说了。其实,不单是包拯自己主动断绝来往,大多数故旧也不愿前来碰壁,下属就更不敢以私事相扰了。
  包拯的到来,对于贪腐无能的吏员而言,可以说是大不幸,有着同样感受的还有不法富豪。他上任后着手打击本地奸猾豪强,丈量清算他们的土地,不让他们有逃税之机,查到谁有欺压邻里之恶行,更是严惩不贷。
  贪官的不幸,土豪的不幸,却是守法的普通民众之幸。打击了贪官与土豪,就是保护了良民百姓。同时他断案如流、判决公正,更为百姓所称道。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包拯对待属下虽然严厉,对待百姓却是力求仁厚,他反对苛刻百姓,提倡休养民力,并主张让利与民。在他的管理下,江宁府百姓的生活负担比过去减轻了许多。为此,人们都非常尊敬崇拜包拯,就连不懂事的小孩也知道包拯的大名,大家私下里交谈都不直言包拯之名,而是亲切地呼为“包待制”,因为包拯曾被封为天章阁待制。
  包拯在江宁府坐镇的时间很短,同年十二月下旬,他被召回京,不久便被授命为权知开封府,开始了他一生中最为后世知晓的一段为官历程。
  嘉祐七年(1062),64岁的包拯走完了他刚正无私的一生。南宋时,建康府(由江宁府改称)修建了先贤祠,包拯位列其中,此后他还被供奉到了本地的孔庙内,供学子士人们瞻仰,引以为自身的楷模。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