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德行昭明 能力卓著--杨於陵 白季康 王通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27  

处世方正、为官清廉的杨於陵

  唐德宗建中元年(779),27岁的杨於陵(753~830)被安排到句容县(今句容市)担任主簿,这是他的第一份官职。虽然早在18岁就中了进士,然而由于门户低微,祖父、父亲最多只做过县尉,所以一直未受关注。加上他性格耿介,不善于也不喜欢找关系、走后门,因此迟迟没有被吏部授职。长期的不顺并未消磨杨於陵的品质,如今面对不易得到的官位,他仍然心如止水,既不把它视作急求晋升的跳板,也不把它视作捞取钱财的门径。
在主簿任上,杨於陵只是恪尽职守,认真地协助县官办事,尽力造福百姓。于俸禄之外从不希求其余的收入,并且一如既往,从不主动结交或贿赂谁来为自己的仕进铺设人脉。
  到了建中二年(781),一位对杨於陵仕途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出现了,他就是新任润州刺史兼镇海军节度使韩滉。句容当时是润州(治丹徒县,今江苏省镇江)的属县,县里的官员定期要向坐镇上元县(今属南京,时属润州)的韩滉汇报工作,杨於陵由此而为韩滉所知。韩滉性情刚强,待人比较苛刻,很少会认可与提携谁。然而他偏偏看上了杨於陵,私下甚至常对妻子说:“夫人你老是愁着要给女儿挑一个好夫婿,我见过的年轻人无数,没有一个比得上这个杨主簿的。”没过多久,他竟真的将女儿嫁给了杨於陵。韩滉如此欣赏杨於陵,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他的才学,更重要的还在于他不凡的人品。韩滉本以清廉著名,平时生活非常节俭,居住的房屋仅能遮蔽风雨,穿着的衣服、坐卧的席褥都是10年左右才换一套,从不利用职权为家人谋求资财。此番见到了同样廉洁自守的杨於陵,心中自然就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建中四年(783),满任的杨於陵调离了句容。后来他的仕途逐渐顺利起来,才干也有了越来越大的施展空间。他曾两度主持吏部,总管官员任免,后来又长期担任户部尚书,管理国家财政大计。唐敬宗宝历二年(827),杨於陵告老还乡,皇帝下诏按他为官时俸禄的全额颐养天年,杨於陵却委婉地谢绝了这份格外的恩典。斯人清白的风操,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

生为县令、死为城隍的白季康

  在明朝人罗懋登的小说《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第十一回中有一段有趣的文字,讲的是两位神仙争论,一个说全天下的城隍神都姓纪,另一个说并非如此,溧水县的城隍神就白。前者说城隍神姓纪,是因为城隍神的原身本是为保护汉高祖而死的纪信;后者说溧水县的城隍是天帝专门任命的,原身为唐朝时在该县身亡的一个姓白的兵部侍郎,本是吕洞宾与民女白牡丹所生。因为生前为官清直、与民秋毫无犯而感动了天帝,所以被就地封为城隍神。
这毕竟是文学著作,多有虚构,比如,明朝时城隍神本就没有普遍姓纪的情况,唐朝自然也无这样一个白侍郎。不过有一点倒是真的,那就是溧水县的城隍的确姓白,原名白季康(?~813),本是唐朝时的一个溧水县令。这个白季康没有做过兵部侍郎,跟神仙更无瓜葛,正史中也没有列传,难免令人感到陌生。不过,他的子侄却都是鼎鼎大名:儿子是唐宣宗、唐懿宗时两度为相的白敏中,侄子则是名垂千古的大诗人白居易。
  白季康一生曾在数处当过县尉、县丞直至县令,溧水县则是他仕途的最后一站。唐德宗贞元十四年(798),白季康担任溧水县令。他为官清白,勤于民事,对待不法之徒态度严厉,对待普通百姓则非常温和,人们生活有难,他总是及时给予救助。他从不摆出威严的官架子,坚持以诚信感化人。上司欣赏他的廉洁,朋友赞扬他的才能,溧水的民众则无不感戴他的惠政。他在职期间,溧水没有发生蝗虫入境的事件,也没有出现过严重的水火之灾,不少人将此归功于他,认为这是他的恩德所感召。然而不幸的是,缘于疾病和操劳,白季康最终病逝于溧水任上,死而后已。
  为了纪念白季康,文宗开成二年(837),溧水县吏翟畋带领百姓在县衙外的大树下建造了土坛,以行祭祀。到了武宗会昌四年(844),当时的溧水县令直接把县衙改成了白公祠,没过多久,白季康更是被尊奉为溧水的城隍神,此后直到近代,这位白城隍所受的香火始终未断。

在任清勤、增益户口的王通

  唐代溧水的县令中,留下大名的本就不多,留下美名的则更是稀有,除了白季康,当数王通。
  王通(生卒年不详)是在武则天当皇帝期间来到溧水为官的,时在长寿元年(692)。他为官勤于政事,也非常清廉,治县数年,最大的贡献在于使得溧水的人户出现了大幅增长,并因此新设了三个乡。按当时每乡约500户计,三乡则有1000多户。除了依靠安定的社会环境下人口的自然增长外,主要还是通过安置流民、追查逃户等积极措施来实现的。
  长寿元年以前溧水的总户数有五、六千,这也就意味着王通使其增长了四分之一左右。唐代制度规定,只要县令使本县户口增加十分之一,其所获得的考评等第就能提高一级。对比这条规定看来,王通绝对是一位难得的贤县令。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