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以民为本 敢地直言——王蕴、王恭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10  

  以民为本的丹阳尹王蕴

  王蕴(生卒年不详),字叔仁,太原(今山西太原)人。他从佐著作郎逐渐升迁为尚书吏部郎。王蕴性格平和,不压制出身低微的人,每次空缺一个官职时,总有十多人相争,王蕴公正处断,不偏不倚。当时简文帝为会稽王、主持朝政,王蕴总是接连不断去信报告说,某人有名望,某人有才干。他尽可能地推荐人才,并根据性格特点使人尽其才,所以不被任用的人也毫无怨言。他任吴兴太守时很有德政,碰上当地闹灾荒,贫困的百姓没饭吃,王蕴擅自开仓赈恤。主簿坚决反对,请求先详细上报朝廷。王蕴回答说,现在百姓嗷嗷待哺,路边已有人饿死,如果等上报朝廷批准后再赈济百姓,怎么能救济快饿死的人呢?擅自开仓赈济的过失,罪责在太守,如果推行仁义而得罪,我没有什么怨恨。于是大规模开仓赈济饥饿的灾民,大多数人依赖王蕴的救济而存活下来。朝廷以违犯制度免除王蕴的官职,各式人等到朝廷为王蕴伸冤,皇帝特例只将他降职为晋陵太守。到晋陵后他仍旧推行爱民、惠民政策,受到百姓称颂。他的女儿被立为孝武帝的皇后,他被升迁为光禄大夫,兼五兵尚书、本州大中正,封建昌县侯。王蕴认为因为恩泽被赐爵,不是古来的惯例,坚决不接受。朝廷再三督促劝告,王蕴最终还是拒绝。后朝廷任命他都督京口诸军事、左将军、徐州刺史,他力辞,经谢安亲自劝说他才接受任命。不久,他被召回朝廷任尚书左仆射,又升任丹阳尹。王蕴因为自己是皇亲国戚,不想在京师做官,再三请求去外地任职,于是被任命为会稽内史。王蕴为政平和简约,受到百姓的欢迎拥护。

  敢于直言的丹阳尹王恭

  王恭(生卒年不详),字孝伯,光禄大夫王蕴之子,东晋孝武帝定皇后之兄。王恭早年就有政声,清廉操守超过众人,自负出身高贵、才华出众,一直期望有一天能作丞相。谢安经常说,凭王恭的才华与名望,将来一定会成为封疆大吏。有一次,王恭跟随父亲从会稽来到京师建康,他的朋友王忱前来看望他,看到王恭坐在六尺大的竹席上,认定他还有多余的竹席,就向他索要一张。王恭二话没说,就把自己坐的竹席送给王忱,而坐在了草垫子上。王忱见状大为吃惊,王恭解释说,我平时没有多余之物。他就是这样简朴直率的一个人。他担任的第一个官职是佐著作郎,他曾感叹说,做官不作宰相,何以施展才能与抱负,于是托病而辞。此后他历任秘书丞、中书郎、吏部郎。

  孝武帝太元(376~396)年间,他担任丹阳尹,升迁为中书令兼太子詹事。孝武帝因为王恭是皇后兄长,非常敬重赏识他。当时陈郡人袁悦之为人狡诈,深受会稽王司马道子宠信,王恭报告给孝武帝,于是袁悦之被诛杀。司马道子有一次召集满朝文武大臣在相府大宴宾客,尚书令谢石因为喝醉了酒唱起街坊粗俗小调。王恭严肃地说,您身为宰辅重臣,在相王的府第,大唱鄙俗民谣,如何担当下级官员的表率呢?!谢石受到谴责,非常忌恨王恭。淮陵内史虞珧的儿媳裴氏自称通晓服食药物以延年益寿之道术,经常穿着黄色衣服,样子貌似专门捉鬼的天师,司马道子很喜欢她,让她与宾客在一块谈论,在座的人都对她毕恭毕敬。王恭高声说,我没有听说过在宰相的厅堂里竟有行为不检点的妇人。在坐的宾客都对王恭刮目相看,司马道子惭愧得无地自容。后来孝武帝打算提拔有威望的人去镇守军事要地,于是就任命王恭统帅兖青冀幽并徐诸州及晋陵的军队,担任兖、青二州刺史,镇守京口。孝武帝死后,会稽王司马道子执掌朝政,宠信奸诈的王国宝,并将军政机密要事委托于他。王恭郑重对司马道子说,新皇帝在居丧期间,辅佐皇帝的大任,伊尹、周公也感觉困难,希望大王您亲自处理军政大事,采纳逆耳忠言,远离奢靡生活,赶走奸佞小人。他言辞严厉,神色庄重,王国宝等恐惧万分。不久,王恭以“诛君侧之恶”为由准备起兵,司马道子被迫处死了奸诈的王国宝。(杨恩玉)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