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忠心耿耿 为政清廉——张昭、滕胤
来源:   更新时间:2009-10-10  

  忠心耿耿的辅佐大臣——张昭

  张昭(156~236),字子布,彭城(今江苏徐州)人,三国时期孙吴的首要佐命勋臣。少时爱好学习,博览众书。刚成年即被推举为孝廉,但他没有受荐。刺史陶谦举荐他为茂才,仍不从命。汉末大乱,徐州一带的士民大多逃到扬州避难,张昭也渡江南下。孙策创业,任命张昭为长史、抚军中郎将,军政事务全部交予张昭。孙策临终前,将弟弟孙权托付给张昭,他率领群僚拥立孙权。当时孙权极度悲痛,张昭劝他要以大业为重,亲自扶孙权上马,检阅部队,稳定了局势。

  当时国家四分五裂,出现诸多割据势力。孙策的根基尚未牢固就突然去世,一时人心惶惶,政局不稳。身为长史的张昭忠心辅佐孙权,安抚百姓,笼络南下的豪族大夫阶层,消除了他们的顾虑。孙权每次出征,都委任张昭镇守建业(今南京),主管军政要务。此后张昭经常伴随孙权左右,为他出谋划策。孙权因为张昭是孙策时的元老大臣,格外敬重他。

  孙权喜欢打猎,经常骑马射虎,有时老虎会冲到孙权的马前,十分危险。张昭劝谏说,将军怎么能这样呢?作为一国之主,需要能驾驭群雄、支配众多有才干的人,而不是要求他骑马驰骋在荒野,通过猎取猛兽显示他的勇敢,如果万一发生意外,会被天下人取笑。孙权向张昭道歉说,我年轻,考虑事情不周,谢谢您的忠告。

  黄初二年(221),曹魏派使者邢贞拜孙权为吴王。邢贞进入宫门还不肯下车,张昭对他说,您竟敢妄自尊大,难道是因为我们江南人少势弱,没有方寸长的兵刃吗?邢贞听后立即下了车。孙权拜张昭为绥远将军,封由拳侯。一次,孙权在武昌临近钓鱼台的地方,饮酒大醉。孙权让人用水洒群臣说,今天要尽情畅饮,直到酒醉掉入水中,才结束酒宴。张昭听后表情严肃,一言不发,走出去坐在车中。孙权派人请张昭回去,对他说,一起娱乐娱乐,老人家生什么气呢?张昭回答说,过去的商纣王建造酒池,昼夜饮酒,当时也是为了娱乐,而不认为是邪恶的事。孙权默不作声,感到很惭愧,于是结束了酒宴。

  孙权称帝后,张昭以年老多病为由,辞去官职。孙权改拜他为辅吴将军,官位仅次于太尉、司徒、司空,改封娄侯,食邑万户。张昭忠诚正直,每次朝见,辞气壮厉,恳切之情溢于言表。他曾经因为直言进谏违背了孙权的旨意,下诏不让他觐见。不久蜀汉的使臣到来,称赞蜀汉皇帝道德如何优良,在座的大臣没有一个提出异议,孙权感叹地说,如果张公在座,使臣就会受到驳斥,他怎么还敢自我夸耀呢?第二天,孙权派人慰问张昭,并请他进宫相见。张昭离开坐席道歉,孙权跪着阻止他。张昭坐稳后说,当初您的母亲与兄长不是把我托付给您,而是把您托付给我,所以我竭尽全力履行大臣的职责,报答他们对我的信赖与重托,使自己死后也有值得称道之处,但由于自己见识短浅,违背了您的心意,自认为从此将永远被抛弃,想不到再次被您召见,在皇宫侍奉您。然而我考虑的只有国家事务,立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改变念头,阿谀奉承来取悦于您而谋求富贵,我是决不会做的。孙权听后再三道歉。

  孙权因为割据辽东的公孙渊向自己称臣,准备派张弥、许晏到辽东拜公孙渊为燕王。张昭进谏说,公孙渊背叛曹魏,担心被讨伐,远道前来求援,称臣不是他的本意。如果公孙渊改变策略,打算向曹魏表明自己的心意,两个使臣被杀,不是会被天下人取笑吗?孙权与张昭反复讨论,张昭则坚持己见。孙权忍无可忍,手握刀柄大怒说,吴国的大臣入宫朝拜我,出宫则向您行礼,我敬重您到了顶点,但您多次在众人面前让我下不了台,我胆战心惊唯恐丢掉面子。张昭注目细看了孙权片刻,然后说,我虽然知道自己的意见不一定会被接受,每次竭尽忠诚,只是因为太后临终前把我叫到床前嘱托我辅佐您的话犹在耳边啊。说完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孙权感动地把刀扔在地上,与张昭相对而泣。然而孙权最终还是向辽东派出了使臣,张昭气愤不已,借口身体不适不去上朝。孙权生气了,派人用土堵住了张昭家的门,张昭也从里边用土堵上。不久,公孙渊果然杀了张弥、许晏。孙权后悔不迭,多次慰问张昭并向他道歉,张昭仍然称病不起。孙权则亲往张昭家,让人呼喊他出来相见,张昭推辞病重。孙权大怒,派人烧张昭的家门,打算用火把他赶出来,张昭又关上了里屋的门。孙权没办法,只好下令灭火,在门前站了很久,张昭的儿子们才把张昭搀扶出来,孙权用车把他接回皇宫,自是一番自责。张昭不得已,又开始朝会。

  张昭一向神情庄重威严,孙权常说,我与张公谈话,不敢随便讲话。孙吴举国上下的官员也都畏惧他,尊称他为“仲父”。他临终前留下遗言,用普通的棺材,给他穿平时穿的衣服下葬。他去世后,孙权极为悲痛、惋惜,身穿常服前去吊唁,赐予他谥号“文侯”。

  为政清明的丹阳太守滕胤

  滕胤(生卒年不详),字承嗣,北海郡剧县(今山东昌乐县尧沟镇)人。他的伯父滕耽与父亲滕胄为避难来到江东,成为孙权的重要官员。滕胤12岁那年,伯父与父亲相继英年早逝。滕胤虽然无依无靠,但严格要求自己,言出必行,年少时就以气节操守著名。孙权为吴王,因为滕胤伯父与父亲的功勋,封他为都亭侯。30岁时,他被任命为丹阳太守,历任吴郡、会稽太守,都以政绩突出著称。滕胤经常上表孙权,阐述社会弊端与存在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与办法,对治理国家与地方贡献很大,多次受到孙权的赏赐和慰问。

  滕胤每次审理案件,听取被告与原告的陈述词时,总是察言观色,明察秋毫,务必做到合情合理合法,断案公正无私,量刑谨慎适中,诉讼双方都心悦诚服。他非常同情受害的穷苦百姓,听到他们叙述的贫困、冤枉和凄惨的境遇时,往往泪流满面,百姓如同神明一样拥戴他。太元元年(251),孙权病重,将滕胤召回京师,任命为太常,与诸葛恪等一起受遗诏辅政。孙亮即位,任命他兼任卫将军。诸葛恪准备大举讨伐曹魏,滕胤劝阻,诸葛恪不听,安排滕胤为京师都督,负责留守一切事务。滕胤白天接见各方面的官员,夜晚批阅文书,有时通宵不寐。滕胤地位声望愈高,对待同僚愈谦恭,各部门与地方的文件书信,他都亲自批阅,不推托给下属官员,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因此,他深受朝廷的信赖,也赢得了大臣们的尊敬与钦佩。(杨恩玉)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下一篇: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