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当前位置:首页 > 金陵廉史 > 金陵廉史文化游
翰墨溢香求雨山,金陵四家傲风骨——求雨山
更新时间:2016-02-16  浏览次数:

    求雨山地处南京市沿江一带,南临长江,北枕老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是南京地区稀有的一块风水宝地。文化底蕴极其深厚,地理位置十分优越,空气清新,四季宜人,修竹万竿,四季常青,闹中取静,环境十分幽雅。无论是自然景观,或是人文景观,都令人叹为观止。 

  金陵四家名人纪念馆于19922004年相继建成,座落在南京市浦口区原珠江镇的西侧,风景秀丽的求雨山上。林散之纪念馆建筑面积2100平方米,具有浓郁的古典园林风格;萧娴纪念馆建筑西积600平方米,主展厅呈贵州民族建筑风格;高二适纪念馆建筑面积为1200平方米,主体建筑错落有致,风格别具;胡小石纪愈馆建筑西积为1000 平方米,主体为民国建筑风格。四馆占地面积60亩,绿化覆盖率达90%以上,馆藏一千余件大师级书画精品,吸引了无数游人前来观赏四老书法作品。竹影婆娑,翰墨溢香,求雨山文化园以其独特的人文底蕴蜚声海内外。 

    

  林散之,生于江苏南京江浦,当代著名书画家、诗人。在百姓眼里,林散之是个菩萨。他善良、正直、乐于助人的名声比才名还大,人们亲切的喊他林五仙。一个深秋之夜。天气寒冷,林散之一觉醒来,觉得庭后有异声,便披衣起床,出门见树林里有两三个人影,蹲在那里锯树,生怕吓着他们,就轻轻走了过去,并蹲下来帮着锯树。偷树人很是纳闷,拾头一看,竟是主人林五先生,顿时,大惊失色,不知所措,一句也说不出来,只得连连磕头求饶,转身想溜。林五先生叫佳他们,说:继续锯吧。见偷树人不敢再锯,便又说:树已锯了一半,留下也设用,锯好抬回去,以后要用白天来,说一声就行了。 

  林散之十分不满旧社会官场的黑暗。上世纪40年代在《今诗十九首》中写道:千年奇事朝看,买卖官场上下贪。中国不亡岂天理,问他哪个有心肝。”1931年初,家乡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水灾。乡亲们推举林散之任圩董统管全圩。林散之亲自坐船过江找国民政府,帮助百姓们领回了救命面,带领大家挑土修堤,而自己不领一斤面粉。解放后,林散之担任江浦县副县长,负责农田水利。任职第二年,江浦县发生严重的旱情。圩区农民迫切需要紧急挖开江堤,放水灌苗,但县区有些领导担心放水破圩,林散之立即找到县委书记说:旱灾如水灾,一刻也不能等,江潮水不大,只要防范好,是不会破圩,要是出事,就杀我的头。于是县委同意他的意见,决定挖堤放水。这一年,整个江浦圩区获得好收成。 

  胡小石生于1888年,原籍浙江嘉兴,出生于南京,著名学者、书法家和教育家。胡先生曾在中央大学任教,抗日战争时期中央大学迁至重庆北碚,他随同前往,并数次赴云南任教。云南昆明为民主力量集中的地方,胡小石与楚图南等进步人人士交往甚密,家中常有民盟成员聚谈,指责国民党政府内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大发国难财的卑污行为。 

  抗战胜利后,中央大学重返南京。此时胡小石已成为最负盛名的学者与名士。1946年,蒋介石过60寿辰,国民党祝寿筹备机构派来找胡小石,许以重金,希望其为蒋撰写寿文,遭到胡小石严辞拒绝。来人反问:美军将领史迪威逝世的祭文不是由你写作的么?胡小石答曰:史迪威来中国帮助我们抗战,所以才写祭文,我只会给死人写祭文,不会替活人写寿文。来人悻悻而去。此举足见胡小石凛然风骨。 

  高二适,江苏东台人,他一生以诗书为性命,一日无书则不能生,幼年在家乡,夏日蚊多,夜读时就置水于桌下,双足插入以避蚊咬。 

  1964年,在南京市市郊发现了王谢墓志,这对研究晋代书法的专家学者们无疑是件盛事。19965月,郭沫若的《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兰亭序真伪》在《文物》杂志发表,该文引经据典认为,传世的《兰亭序》并非王羲之亲笔,而是厚人。当时郭沫若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在学术界可谓一言九鼎。此文刊发后,附和相应的论文纷至沓来。高二适逐字逐句认真研读郭文后认为牵强之处甚多,于是写了《兰亭序的真伪驳议》,表现了素不乐随人俯仰作计的做人操守和刚直不阿的求真秉性,并把该文寄给其老师、时任中央文史馆馆长的章士钊。章划钊该文很有份量,便转呈给毛泽东主席。毛主席看后分别致信郭沫若、章士钊,谈了对高二适文章的看法,并在给郭沫若的信中写道:笔墨官司,有比无好,促成了引人瞩目的学术争鸣。 

  高二适生性刚直,坦率真诚,为人决不虚伪趋附,为学追根穷理,敬服贤者,郧视小人与皮厚腹空之徒。年近60岁,以舒凫为号,并以此作书作的题款或印章。者,野鸭也,舒凫乃自由自在,不受羁绊之意。 

  萧娴,贵州省贵阳市人,抗战时期在成都与南京著名书画家王东培先生联合举办书画展,轰动一时。解放后,萧老定居南京。 

  抗战时期,她和丈夫辗转流离,困守在西南,尽管生活非常艰苦,但始终保持对生活坚定信念。她的诗稿《劫余草》中曾写道:连天烽火孕时艰,七载流亡牵健顽,寄语故人休系念,萧娴仍旧是萧娴。回击别人传她依附日本人的谣言。 

  新中国建立不久,她的弟弟和其儿子、儿媳、女儿四人参军南下,尽管依依不舍,但是强烈的爱国心使她克服亲人即将长期离别的悲哀执手叮咛嘱,报国愿已酬莫以家为念,西南望早收临行无别语,勿贻父母羞,充分表现出一位爱国志士的磊落心怀。 

晚年,萧娴请人刻了一方庖丁的闲章,她说:我这庖丁,在中国书坛一角,劳动有四分之一世纪,同书翰结下不解之缘,同庖厨也结下不解之缘,领会到作为书与解牛同一枳杼。虽是闲章一方,意思倒有三重;一要自视平凡,二要勤奋努力,三要育益于社会。在自家书画室正面壁上挂着这样一幅对联:廉不言贫,勤不言苦;尊其所闻,行其所知,正是其毕生做人的操守。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