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当前位置:首页 > 金陵廉史 > 金陵廉史文化游
王府故邸风光在,天朝因腐速败亡——瞻园
来源:   更新时间:2015-12-24  

    瞻园是江南著名园林,位于风景秀丽的秦淮风光带,左连夫子庙,右邻中华门瓮城。园中三座假山,北假山、西假山、南假山,风格迥异,布局寓意,妙不可言。 

  瞻园始建于明初,为明代开国功臣徐达的府邸,清代为江宁布政使司衙门。乾隆二十二年,弘历皇帝第二次南巡,曾经就住在这里,取苏东坡的一句名言“瞻望玉堂,如在天上”,为此园亲笔题名“瞻园”。瞻园坐北朝南,纵深127米,东西宽123米,总面积15621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4260平方米,是南京仅存的一组保存完好的明代古典园林建筑群,在历史上曾与上海豫园、无锡寄畅园及苏州拙政园、留园齐名,并称为“江南五大名园”,为“金陵池馆胜处”。园内殿宇宽敞,曲水环绕,山林亭台交相辉映,四季风光各呈异彩,向有“金陵第一院”之誉。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时,曾先后作为东王杨秀清、夏宫副丞相赖汉英的府第。1864年太平天国天京保卫战,该园毁于兵燹,1865年和1903年两次重修。 

  新中国成立以后,人民政府对瞻园多次整修绿化,并在此建立了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该馆是中国唯一的一座全面反映太平天国农民运动的专题性博物馆。它以大量翔实直观的文献文物、现代化的展示手段,生动地再现了一百多年前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太平天国农民运动波澜壮阔的场景。 

    

  太平天国将中国旧式农民起义推向了最高峰,其规模之壮阔、纲领之完备,文献之丰富,是以往任何一次农民起义所无法比拟的,但留给后世的教训也是极为惨痛、极为深刻的。太平天国从金田举义到定都天京,不过短短几年时间,追求名利地位、贪图安逸享乐的腐败之风就迅速蔓延,并导致天京内讧的发生。由于统治集团的腐化堕落,太平天国很快就走向覆亡。 

  起义之初,太平天国提出建立“无处不均匀,,无人不保暖”的理想社会,并实行人无私财的圣库制度,全体将士衣食都由圣库平均分配。这些政策措施对保障军队供给、吸引穷苦百姓参加太平军、保证军队的纯洁性起了积极作用,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响应,太平天国在反对清朝腐败统治的斗争中逐渐发展壮大,并取得攻克南京的重大胜利。 

  从金田到天京的进军途中,太平军将士在生活上都是非常简朴的,布衣褴褛,蓬首垢面,鹑衣百结。即使是洪秀全、杨秀清等首义诸王,也只是红袍红风帽而已,其他则与士兵一样,“敞衣草履,徒步相从”。定都天京后,太平天国领袖们争奢赛富。他们口头上也讲“节用而爱民”,实际上却极力追求物质享受,肆意挥霍公共财物,将圣库变成任由自己支配的私财,圣库制度名存实亡。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半年后,潜伏在天京的清廷密探张继庚向清军统帅向荣投送了第一封情报,其中讲到太平天国的库存金银情况时说:“伪圣库中初破城时,运存一千八百余万两,此时只存八百余万两。”两个月后投送的第六封情报又说:“伪圣库前九月禀报时尚存八百余万,现只存百万不足,不知其用何以如是浪费?” 

  太平天国在夺取清王朝半壁江山的同时,也滋生了严重腐败。洪秀全和杨秀清在生活上都是穷奢极欲。天王洪秀全上朝时,乘坐金车,由美女手牵而走。他的碗筷甚至便壶都以黄金打造。东王杨秀清还以当时比较稀有的玻璃制作卧床,卧床内养着金鱼。他还拥有一顶夏日乘坐的水轿,同样也以玻璃制作,可谓穷极奇巧。东王每次出巡,一路钲鼓齐鸣,前呼后拥,整个仪仗浩浩荡荡,要用1700人之多。天王的服饰非常奢华,龙袍上还镶有金钮,王冠由纯金制作,重达8斤。故当时人称太平天国“一冠袍可抵中人之产”,是一点也不为过。 

  天王洪秀全过生日,东王下令朝内军中大小官员,都要采办“奇珍异宝,进献天朝”。 

  就连洪秀全的儿子满月,东王杨秀清也命属下官员多多备办奇珍异宝,派员押解回京。而《天朝田亩制度》中规定,平民百姓的小孩满月,只能从国库领取“钱一千,谷一百斤”,“不得多用一钱”。两相对比,确有天壤之别。 

  太平天国首义诸王“起自草莽结盟,寝食必俱,情同骨肉。且有事聚商于一室,得计便行。机警迅速,故能成燎原之势。”定都天京后,却“为繁华迷惑,养尊处优,专务于声色货利”。洪秀全深居内宫,不思进取,在过其“万岁瘾”。就在前方将士浴血奋战,夫妻不能团聚之时,以洪、杨为首的太平太平天国最高领导却沉湎于声色犬马之中。幼天王洪天贵福被清军俘虏后供称,洪秀全有88个后妃,自己9岁时就娶了4个妻子。历代封建帝王虽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比起洪秀全来,还是要逊色三分。 

  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不久,就大兴土木,修建王府。据载:天朝宫殿周围十余里,“雕镂工丽,饰以黄金,绘以五彩。庭柱用朱漆蟠龙,螭纹用鎏金,门窗用绸缎裱糊,墙壁用泥金彩画,取大理石铺地。”东王府也是建筑雄伟,穷极工巧。在他们的影响下,太平天国诸王及将领都大兴土木,此风直至太平天国灭亡。 

  太平天国后期王府与前期相比,不但数量多,而且王府的富丽堂皇、奢侈程度更甚于前期;诸王竞相攀比,讲排场,比阔气,为兴建王府而劳民伤财的程度亦超过前期;每一次升迁或取得一次胜仗,都成为重新装修王府、搜刮民财的借口,反映出太平天国后期腐败程度的加剧。太平天国后期以军事起家的各王不但在天京城内建有王府,在其属地亦修造王府。其中最为奢华的当数苏州忠王府、嘉兴听王府。忠王李秀成在苏州的王府建于太平天国日渐衰败之际,直到苏州陷落,忠王府仍未完工。李鸿章曾为之惊叹:“忠王府琼楼玉宇,曲栏洞房,真如神仙洞窟。” 

  洪秀全登上天王宝座后,就大搞“家天下”,封其子洪天贵福为幼主。天京事变后,天王更是任人唯亲。太平天国滥封王爵,最后发展到封王不问功绩才干,而是“不问何人,有人保者俱准”,还出现了倚仗权势、卖官鬻爵者。所有受封为王的,不论等级,不分有职无职,一旦受封,立修王府,盘剥民脂民膏。出门时前呼后拥,盈街塞巷。昭王黄文英被清军俘虏后在供词中写道:太平天国后期封有“二千七百多王”。当时有民谣传唱道“王爷遍地走,小民泪直流。”滥封王爵造成诸王拥兵自重,割据一方,出现天王不能控制主将,主将不能指挥军旅的局面,太平天国日渐衰败,最后的灭亡也在所难免。忠王李秀成在自述中认为:天京内讧,主不问政、滥封王爵、不用贤才、立政无章等是太平天国失败的主要原因。 

    19441121日,毛泽东致函郭沫若:“你的《甲申三百年祭》,我们把它当作整风文件看待,小胜即骄傲,大胜更骄傲,一次又一次吃亏,如何避免此种毛病,实在值得注意。倘能经过大手笔写一篇太平军的经验,会是很有益的。”历史的教训值得汲取,中国历史上的王朝兴衰更替,长则数百年,短则数十年甚至几年。究其原委,可以发现一个普遍规律:艰苦创业,励精图治,国家就会长治久安;骄奢淫逸,腐败丛生,政权必然将走向衰亡。太平天国因反对清政府的腐败而兴,却因自己的腐败而亡,其盛衰兴败的历史,正是我们今天进行反腐倡廉教育的生动教材。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