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当前位置:首页 > 金陵廉史 > 金陵廉史文化游
金陵名园数随园,智断冤案袁才子——随园
来源:   更新时间:2015-11-30  

    在今天南京市鼓楼区东南部曾建有闻名江南的随园。随园,本名“隋园”,曾是江宁织造官员隋赫德所有。袁枚任江宁知县时,将随园购买并加以改造点缀,因势造景,将“隋园”改为“随园”。 

  随园当时范围很广,南到汉中路北,北到广州路南,东到红土桥,西到乌龙潭。园中曾有苍山云舍、香雪海、书仓、双湖、澄碧泉、小栖霞等二十四景,让人叹为观止。随园在太平天国时期废为耕地,从此一代名园不复存在。 

    

  袁枚,字子才,号简斋,又号随园老人,乾隆四年进士,浙江钱塘人。他在随园生活多年,与金陵有着不解之缘。袁枚青年时曾任溧水、江浦、江宁等地知县,他年纪虽轻,位虽不高,任期也不长,但为官清正廉洁,执法不畏权贵,颇有政声,深为当地百姓爱戴,被誉为“袁青天”。 

  袁枚初任江宁知县时,不辞劳苦,立即调出前任审结的案卷,查看有无冤案。一天深夜,他看到一份案卷,记载的案情是:江宁县大众街西头的张裁缝之女玉莲被奸杀,凶手为当地货郎刘凤仙,该案已结案定罪,并上报刑部。袁枚细阅后,反复推敲案中情节,觉得疑点颇多,立即拍案惊呼:“这是冤案!这是冤案!”决意重审。袁枚复审所定案犯刘凤仙,并亲自到被害者房中检查,查到半把丝绢玉骨金扇,他立即判定这扇面可能就是案件的突破口,应从半个扇面入手,查找真凶。他假扮成修补糊裱字画的摊主,暗中查访,发现当时翰林学院学士施枫之子施政手中存有被撕破的半把丝绢玉骨金扇,颇有嫌疑。 

  袁枚考虑到施政是翰林学士的公子,靠山硬,官势大,爪牙多,关系网自上而下遍布,若没有可信的证据逮捕他,必会胡乱狡辩,难以对付,所以从被害者玉莲屋中取来板凳一条,想出审板凳的妙计。袁枚先在衙前张贴告示,告知百姓新任知县要开堂审板凳,欢迎旁听。当地百姓听说袁大人要亲审案件,全城轰动,纷纷挤上公堂,看个究竟,施政也带领家仆前来看热闹。只见衙役将板凳放到堂中,袁枚一拍惊堂木喝道:“板凳,那晚是谁强奸杀害张玉莲?凶手是一人还是两人?你是唯一的目击者,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说毕作凝神谛听状。板凳自然毫无反应,袁县令装作大怒,一拍惊堂木骂道:“大胆板凳,你敢顽抗,拒不招供,左右责打四十大板!”只见衙役举板,劈里啪啦打了四十板。袁枚喝道:“不招再打,若要命,快快招来。”又侧耳谛听,一会儿,袁枚笑起来说:“你愿招了,很好,从实招吧!”听一会儿便应诺一声,像是在互相耳语。这时,袁枚端坐正位,严肃地宣告:“板凳已经招了,它说凶手已在堂中,冤魂也到了,就要开始索命。现在我命两名衙役,两头拉住缠脚布站在堂中。堂中的听众轮流走过去,右手握紧缠脚布,从左到右捋三下,再由本县验看手掌,无记号的人出去,有记号的留下。”施政主仆听说冤魂就在旁边索命,吓得手足发抖。欲想不捋,无奈公堂上众目睽睽,衙役高声呼喊,只得哆哆嗦嗦过去,右手不敢握紧那布,只在上面轻飘飘地捋三下。此时袁枚一声猛喊:“此人做贼心虚,将两凶手拿下!”施政只得招认实情,原来奸杀玉莲是他和自己的心腹施利所为。案情大白于天下,当下众人拜服,齐呼“袁青天”!据说江苏高淳秀才李名世为袁枚的断案才能所倾倒,专门赁屋居此间,“日听一二事,归与父老传”。后来直隶总督方观承听说此事,对他的属下叹道:“袁枚循吏也。虽宰江宁省会,而尽心于民事,尔曹宜师之。” 

    袁枚深恶贪官污吏,痛恨徇私枉法,他不耻于言利,清正廉洁,任6年知县,最后只有3600两银两。袁枚因此政绩卓著,被恩师尹继善举荐为江苏高邮太守,但终因不齿送礼行贿,未获批准,其时恰巧母亲患病,袁枚倦于官场,于是辞掉所有官职,归隐南京小仓山下随园。此后他搜集书籍,吟诗作文,专心著文,优游其中近五十年。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