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当前位置:首页 > 金陵廉史 > 金陵廉史文化游
文化遗产明孝陵,治隆唐宋布衣君——明孝陵
来源:   更新时间:2015-11-20  

    在青山环抱、绿树成荫的紫金山南麓独龙阜玩珠峰下,有一座保存完好的古代帝陵——孝陵,它是明太祖朱元璋与马皇后的合葬墓。他们静静地长卧于此,这一睡就是600多年。明孝陵始建于洪武十四年(1381),洪武十五年葬马皇后,谥号“孝慈”,故名孝陵。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葬入,至永乐十一年(1413)建成,前后历经38年之久。明孝陵陵寝制度承前启后,独创新规,为以后500多年的明清两代帝陵所沿用,在中国古代帝陵制度史上具有里程碑的地位。 

  明孝陵从起点下马坊至宝城,纵深达2.62公里,沿途保存着历经600多年风雨沧桑的大金门、碑楼、御河桥、神道、棂星门、金水桥、文武方门、碑殿、享殿、内红门、方城、明楼和宝城宝顶等各式建筑和风格独特的石刻、砖雕艺术品。神道两边排列石兽六种十二对,文臣武将石像分列两旁。享殿前门台阶上正中矗立着康熙皇帝亲笔题写的“治隆唐宋”碑,称颂朱元璋的文治武功超过唐太宗李世民和宋太祖赵匡胤。 

  孝陵地下宫殿目前尚未进行主动性发掘,里面有何宝物,在相当长时间内可能无法知晓。但由于明孝陵墓主地位的显赫,整个建筑气势的恢宏、形制的独特,尤其是尚未发掘的宝顶下的地宫里,使其充满了神奇的东方文化魅力。 

  此外,在孝陵东面还有朱元璋的长子朱标的东陵,两座陵墓合用一条神道。由朱元璋所开创的第一代皇帝陵寝的神道为后世子孙所公用的制度,为北京明十三陵所继承。 

  200373日,明孝陵(含明东陵)以其特有的建筑布局、极高的历史地位、永恒的文化价值、完整的空间体系和优良的环境保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明太祖朱元璋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布衣帝王。他出生于安徽凤阳,家世贫寒,少年时是个放牛娃,父母双亡,为生活所迫,17岁时出家为僧,饱受四处云游的艰辛,但从中得到了锻炼,27岁便成为军中统帅。1360年朱元璋在狮子山以8万人马打败了陈友谅40万大军,经过这一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后,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在应天(今南京)称帝,建立大明王朝,君临天下。 

  明太祖朱元璋在削平群雄、统一南北的同时,吸取历史经验教训,着手研究制定了一系列稳固新建王朝的政策和制度。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朱元璋占领武昌后即着手议订律令。1367年,命左丞相李善长为律令总裁官,编修法律。同年底,律令修成,计令145条,律285条。又修了《律令直解》,把适用于民间的律令条文及违犯法令的案例,分类编辑成册,颁发到州县。洪武六年(1373)冬,朱元璋令刑部尚书刘惟谦再次修订律令,第二年书成。后又经三次修改和增删,洪武三十年(1397)才将《大明律》正式颁发,作为各级决狱量刑的依据。 

  《大明律》是朱元璋一生中“劳心焦思,虑患防微近二十载”的经验总结,是他经过反复修改,“凡七誊稿”,字斟句酌的“不刊之典”。《大明律》成为维护朱明皇朝长治久安的法宝,并奠定了明朝200多年的统治基础。 

  《大明律》是中国封建后期的典型法典,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在形式上,结构更为合理,文字更为简明;在内容上,经济、军事、行政、诉讼方面的立法更为充实;在量刑定罪上,体现了“轻其轻罪,重其重罪”的原则。其律文结构和量刑原则,对《大清律》有较大影响。 

  《大明律》对惩治贪官作了极为详尽的规定,特设《受赃》一篇,具体分为“官员受财”、“坐赃治罪”、“事后受财”等11个种类,对惩治贪官作了极为详尽的规定。 

  洪武十八年(1385),朱元璋为防止“法外遗奸”,又亲自编定、制定了惩治贪官特别法《明大诰》,又名《御制大诰》,将严惩贪官的案例汇编其中,以为训诫,昭告天下。它的量刑幅度和法律效力都高于《大明律》,具有刑事特别法性质。 

  为了把《大明律》贯彻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朱元璋还汇集官民“犯罪”事例来解释律条。洪武十八年颁行《大诰》,次年又颁《大诰续编》、《三编》,二十一年又颁赐《大诰武臣》,令全国官吏军民诵习。其目的是通过律令的教育和宣传,使官民知法守法。 

  朱元璋实行严刑峻法,胆敢冒犯者,必严惩不贷。洪武九年(1376)发生的空印案轰动朝野。明朝考校钱粮,规定各地府州县的钱粮、户口要在年底核校,以便核对上交赋税的数量,这事关国计民生。当时从各地到京师,往返常常需要很长时间,如遇数字不准确,就需返回重新填写加盖公章,这对边远省份而言,路上要耽搁好几个月。久而久之,各地官员便形成一个习惯:使用空印。带上一份盖好公章的文书,到京城考校钱粮,数字不对时就重新填写。此事为朱元璋所知,“钱粮数字怎能随便填写?”“作为国之赋税统计的依据何能准确和真实?”“其中必有奸。”朱元璋决定派大臣严查,结果此案牵涉到很多官员,凡掌印者一律处死,不是掌印者也杖责、发配。 

  朱元璋在实施“重典”之治的同时,重视预防犯罪。明确提出以预防犯罪作为强化法制的目的之一,并把法制教育的重点放在官吏上。朱元璋要求对《明大诰》必须“臣民熟视为戒”,“使民知法”以减少社会犯罪,更重要的是防止官吏弄法。“利用民众对官员进行监督”在历代王朝中是独一无二的。明太祖对民众的力量有一定的认识,他独树一帜,借助民众的力量来约束贪官污吏。他规定,各地民众有权捉拿贪官污吏送京查办,也可以越级诉讼,允许民众直接赴京陈诉,一旦犯案查实,惩治极为严厉,或杀或流放充军,如贪污白银60两以上者,皆处以袅首示众,剥皮塞草之刑。即将头颅砍下,悬于竿上示众,再剥下人皮,塞上稻草,摆到衙门公座旁,以警示继任官员。行刑之处在各府、州、县衙门左首土地庙,所以民间又称皮场庙。洪武十八年,常熟县百姓擒拿贪官顾英,赴京面奏。明太祖不但重惩了顾英,而且重赏百姓。朱元璋要求这些文告,每户必须留有一份,因其中还规定,如有隐匿户籍不报,以逃避服役者,严加惩治。 

  朱元璋推行了强化律制、整顿吏史、发展经济、关注民生、驻军屯田等一系列治国方略,使大明王朝迅速强盛。康熙南巡时,亲赴孝陵谒陵,有感于明太祖的历史功绩,并为安抚民心,题“治隆唐宋”四字。 

    明初朱元璋的反腐惩贪已成历史,对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褒贬不一,但那些卓有成效的治腐方略,仍值得后人认真分析、取舍。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