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当前位置:首页 > 金陵廉史 > 金陵廉史文化游
晓庄行知纪念馆,爱满天下育后人——行知纪念馆
来源:   更新时间:2015-11-11  

    在南京北郊的晓庄师范学院内,安葬着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陶行知墓丘直径约8、高2.80。墓道立有基碑和牌坊等。墓碑碑额刻云纹,正面刻沈钧儒题:“陶行知先生之基”。牌坊立于194612月,横额上刻陶行知书“爱满天下”,坊柱上刻郭沫若题陶行知遗教:“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为纪念他于195110月建立了陶行知纪念馆,后于19859月建成新馆,主要收集、整理相关文史资料,馆内藏有毛泽东、朱德等伟人的题词以及多位名人的文物。19949月行知园建成开放,园门北侧的大理石上镌刻着陶行知手书的“捧着一颗心米,不带半根草去”12个字。  

  陶行知的名字,与中国近代教育紧紧连在一起,这位伟大的人民教育家,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教育事业。中国是一个重视教育的国度,但在封建社会中,精英教育唱主角,有钱才有机会读书,对于大多数普通百姓,尤其在广大的农村,受教育的机会少之又少,知识不属于平民大众,普及教育的事,很少有人愿意做,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所以,教育乃国家之本,正所渭“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正是基于这一点,从美国学成归国后的陶行知于1920年创立中华教育改进社,自任总干事。不久,又发起组织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主张“教育救国”。他最早关注乡村教育问题,并于1926年发表了《中华教育改进社改造全国乡村教育宣言》,阐述了普及乡村教育的意义。19273月,他在南京创办南京市试验乡村师范学校,大力推行“生活教育”引导学校师生从事社会、生产活动,为改造我国农村培养人才,这就是后来闻名全国的晓庄师范。 

  先生原名知行,信奉“知行”学说,“知行”知先行,有知才有行。后来他深深感到,许多知识是书本上学不到的,只有在实践中才能有所收获,于是他将名字又改为行知,意思是“行而知之”,有行才有知。他把这一观点始终贯穿于整个教育之中,主张社会即学校,生活即教育,教、学、做合一。只有这样,才能学以致用,不脱离实际,否则枉为空谈。他主编了《乡村教师》、《晓庄学校丛书》等书刊,积极配合教育实践。  

  陶行知始终站在农民的立场,要通过教育来改造农村、解放农民,他说:“我爱中华民族,所以最爱中华民族中最多数最不幸的农民。”陶行知曾留美师从著名教育家杜威,归国后在大学任教授。但他放弃大学教授职位,甘愿吃苦创办晓庄师范,推行乡村教育,以为劳动人民多做事为乐。一个“洋博士”脱下西服革履,穿上布衣草鞋,同师生一起开荒生产,挑粪种地样样干,变成一个“挑粪校长”。不知者以为他是自寻苦吃,其实他践行为劳苦群众服务的宏愿。他克己为群,办校时把自己的经费都拿了出来,表现出了一种极为可贵的楠神。  

  陶行知为人朴实,十分平民化,他曾写有“公家一文钱,百姓一身汗。将汗来比钱,花钱容易流汗难。”既表达了他对劳苦大众的同情之心,亦体现了他的为人清正。他是这样说的,亦是这样做的。在晓庄,陶行知和师生一起参加劳动,和农民打成一片,曾咏有“一闻牛粪诗百篇”之句。学校聘的一些工友都是穷苦出身,陶行知对他们与师生一视同仁,从不歧视,平日就像亲兄弟一样关心爱护。他是知识分子最早和劳动人民相结合的典范之一。  

  晓庄师范在有限的时间内培养了为数不多的学生,它不足以改变广大农村的教育,却有着和风细雨般的润物细无声;它不是在短时间内起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却有着潜移默化的持久影响力。这种教育,不单让学生掌握科学文化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开启思维,更新观念,改变习惯。陶行知令人敬仰,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无私的人,一个只讲奉献而不求索取的人。  

  如果说孙中山的“博爱”是革命之爱,同志之爱,那陶行知的“爱满天下”就是教育之爱,文化之爱。一个伟大的、有希望的民族,必须有一种人格力量,同时需要深厚的文化底蕴去支撑。尽管孙中山和陶行知是两种“不同”的爱,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