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清风
金陵廉史
当前位置:首页 > 金陵廉史 > 金陵廉史文化游
灵山脚下邓公墓,禁烟抗英察民情——邓公墓
来源:   更新时间:2018-04-12  

    邓延桢墓位于南京市东郊仙鹤门外灵山下,坐东朝西偏南,正对紫金山,周围松竹环抱,环境气氛庄严肃穆,是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邓墓呈圆形,高2.1米,碑高1.34米,墓基周长约13米,墓碑为1962年立,正面刻“清两广闽浙陕甘总督邓延桢之墓”,背面为“重立碑记”。碑后墓冢为圆形,直径4米,高2.1米。2001年又对邓墓及其周边环境进行了维修和绿化。 

 

  邓延桢是近代有名的抗英名将,在鸦片战争中为捍卫民族尊严与国家领土完整多次抗击英军,他还是第一次公开反对割让香港的爱国大臣。值得南京人自豪的是,邓延桢就出生在中华门西南隅城墙脚下的万竹园。邓延桢 1775年生,字维周,嘉庆进士,长期在浙江、陕西、湖北等省任官,先后任两广总督、闽浙总督、陕甘总督。 

  邓延桢为官期间,兴利除弊,政绩卓著,尤善断冤狱,为时人所称道。邓延桢任西安知府时,汉中县报上一桩投毒杀人案:有个名叫郑魁的士卒,被指控将砒霜放在馒头里,毒死了县民宋某。其邻妇孙氏与卖馒头的、卖砒霜的都可作证,郑魁已低头伏供,结果背叛了死刑。邓延桢凭借自己多年的断案经验,感到案情颇多悬疑,决定重新审理。邓延桢经过周密细致的调查,终于弄清了事实真相。原来,宋某与郑魁素来不和,临死之前曾因故与郑魁大吵了一架。县官验尸时,发现他嘴唇发青,便怀疑中毒身亡,恰巧郑魁这天买过一包砒霜,于是左邻右舍及衙门上下都认为是郑魁投毒杀人泄愤。郑魁有口难辨,又受不了毒刑,终于屈打成招。为了更有“说服力”,汉中县令又指使县役冯某等找来了几个“证人”。其实,宋某是被疯狗咬伤,死于狂犬症,所以嘴唇发青,而郑魁买砒霜是为了毒老鼠。案情大白,邓延桢当堂释放了郑魁,依法惩办了汉中县令与县役冯某。 

  邓延桢任两广总督时,鸦片泛滥,危害日甚,便率先下令严禁鸦片走私,查封大小窑口烟馆,在水陆要道缉查烟贩,分别予以惩办。1838年,林则徐被任命为钦差大臣,赴广州主持查禁鸦片。邓延桢配合林则徐积极开展禁烟运动,缉拿烟贩,收缴和销毁鸦片,使禁烟运动取得相当的成果。 

  邓延桢关注海防,积极整顿,支持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加强对虎门海防的建设,以防外兵入侵。18406月,英军发动鸦片战争,在虎门阵地,邓延桢亲自督阵,六次打退入侵的英军,使其无法得逞。7月,英军进犯福建厦门,邓延桢刚被任命为闽浙总督,即添修炮台,够铸新炮,加强海上备战力量,又击败英军的侵犯。 

  邓延桢是反对割让香港的第一人。琦善在与义律谈判的过程中,曾以厦门、香港是否可以让给英国作商埠事与邓延桢商议,邓延桢极力表示反对,并向琦善痛陈其中的利害关系,劝诫千万不能割让两地。邓延桢认为:“厦门乃全闽门户,夷居厦门可以窥内地,且澎湖、台湾之在厦东者,声势为所隔绝,不得联络,其害至深,固万无许理。即香港亦在粤洋中路之中,外环尖沙嘴,裙带二屿,夷船常藉以避风浪,垂涎久矣,今一朝给与,彼必筑建炮台,始犹自卫,继且入而窥伺,广东货船鳞泊黄埔,辎重在焉,其白黑夷之居吏管者以千百计,皆香港应也,与之良非所便。”由于清廷的腐败,邓延桢被革职,致使香港沦为英国殖民地长达百年之久。1846年邓延桢逝世于西安任所,年终72岁。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钟山清风